当前位置: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奋斗在瓦罗兰 > 第三十七章 彼此的看法

第三十七章 彼此的看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乌迪尔在更晚的时候才过来,但是这个时候,李珂已经和瑟庄妮在很多方面上聊过了。而且出乎他的意料,瑟庄妮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并不是他想得那么激进。
    虽然说也的确够激进,更加现实。
    打个比方吧,如果说瑟庄妮的盟友并不能帮助她,而她的部族又刚好在挨饿,那么瑟庄妮就会采取措施。除非她的盟友证明他们还有用,又或者甘心彻底地加入他们。
    至于是什么措施李珂并没有听她说出来,但是也并不是很难猜,无非就是让这个同盟在意外中消失,避免他们继续浪费粮食而已。
    但是如果你的部族够有用的话,那么她就会带着你去劫掠其他的部族,然后杀光那些部族的所有人,将他们的粮食拿走。然后分给你足够的食物,让你的部族可以在凛冽的寒风中存续下去,不用担心会饿死大部分的人。
    她这种人这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对部族来说会是非常好的头领,而且也是最现实最可靠的那种,也是现实世界的国与国之间的常态。但是对于整个大环境来说,比方说她想要领导一整个弗雷尔卓德,她就必须改变她的这种行事方针,不然她就根本没办法长久的统治弗雷尔卓德。因为刀剑固然能够让很多事变得简单方便,但是人心却是比刀剑和武力更可怕的东西。弗雷尔卓德的实力根本就没办法和其他国家做国家层面上的对抗,之前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动静,无非是这里太过严酷,没有占领的价值,外加弗雷尔卓德一片散沙,连个松散的联盟都不存在,所以两个国家才只是设立简单的要塞,并没有太过出手干涉这片土地,刺激弗雷尔卓德人的神经。
    但是,如果一个发展实力只会去抢别人的人,并且丝毫不怕战士牺牲,动辄以屠杀作为战胜结局的人作为弗雷尔卓德的首领出现,在他们两国的边境建立一个统一的弗雷尔卓德呢?
    以强盗之道立国当然不是不可能,但那得是有数方强大势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在拼上一切的互相征伐才有可能的。
    至少你表面上不能是个强盗。
    请原谅李珂会想这么多吧,毕竟在他看来,想要解决这些人在食物和居住上的困难,就必须有一个统一的弗雷尔卓德,不然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任何问题的。所以他对瑟庄妮提出来的一些看法是真的兴趣缺缺,也让他在乌迪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选择了和瑟庄妮相反的话。
    “没有,刚刚好。”
    “有一点,乌迪尔,我们正聊得开心呢。”
    瑟庄妮则是觉得李珂的见识比她见过的所有的冰裔都要多,这倒不是说立刻对瓦罗兰有多了解,而是李珂在他提出一个问题的时候能够快速地想到数个解决方案,并且理解她的想法。而不是像其他的战士一样,只会选择用肌肉来解决问题,并且只了解她说的话的字面上的意思。这样的交谈对她来说是也一个新奇的体验,因为在她过往的生活当中,那些懂的阴谋诡计的,性格太过阴暗,而那些性格直爽的,又缺乏足够的远见和智慧,两者都有的则是不能打,并且缺乏韧性和斗志,至于两者都没有的更是一抓一大把,弗雷尔卓德满地都是。
    毕竟就算瑟庄妮再怎么想也不知道,她面前的这个强大的战士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并且接受过包含造反,瓦解强权势力,其他前辈失败历史的原因等相关教育,还饱受了伤痕文学,和这国怎,亏总民,我陷思,定体问等文化的熏陶。再加上日本美国夏令营小学生,德国人神奇的油布,和被油布包裹,深埋地下数十年,挖出来后依然能用的德国工程师,以及各路公知精英,把员工当兄弟的老总,还有劳模子996福报和狼文化等魔幻现实主义的摧残,早就深切地知道这世界到底是个怎样的鬼样子了。
    所以她对乌迪尔这么‘早’过来的确有一些不满。
    “那也没办法,我要教他一点东西,如果错过了今天的话,恐怕他要很久才能理解并掌握了……这会给他带来很多困扰的。”
    乌迪尔只觉得尴尬无比,毕竟两个截然不同的回答让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话,所以他就只好选择和稀泥,给双方一个台阶下了。
    “好吧,又是你们那些兽灵行者的把戏……”
    瑟庄妮看了李珂一眼,觉得有点扫兴,但是对李珂的兴趣还是让她很快的遗忘了这点。
    “本来说我今天应该邀请你去我的房间的,但是乌迪尔每次训练学徒都会让他们弄的一身的臭气,我可不想让我的第一次体验变得这么糟糕,所以下次吧。”
    她站了起来,并且在弯腰的时候拍了拍李珂的肩膀,看上去有些点像是要亲吻李珂的脸颊,但是在看到李珂无奈的表情之后,她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而是轻笑了一声。
    “而且我们觉得我们还是要先培养一下默契的。”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将空间又留给了乌迪尔和李珂两人。
    “刚刚你说那句话的时候,我觉得她会把凳子砸到你头上,然后将一个空酒桶套在你的头上,最后狠狠地踹你的屁股。没想到她竟然还想亲你!”
    乌迪尔在瑟庄妮走后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甚至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他还故意的摊了摊手,看起来非常的惊讶。
    “你别告诉我你对她来找我这件事毫不知情。”
    李珂摇了摇头,他也站了起来,接过了乌迪尔递给他的斗篷和一把长剑,然后很随意的呛了他一下。
    “关于这个,嗯,你知道的,人一旦上了年纪,就会变得很在意这些事,看在我要当你老师的份上,拜托理解我一下。”
    乌迪尔也挑了挑眉毛,说出了一句半开玩笑地话,但是紧跟着他就严肃了起来。
    “好了,小伙子,接下来我们就要踏入一个你从未见识过的全新视界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视界?”
    李珂愣了一下。
    “能够先说明一下吗?比方说我是要冥想,还是要被你一掌把灵魂打出来?”
    乌迪尔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李珂最讨厌的高深莫测的笑容。然后立即转身,带着李珂朝营地外的风雪走去。
    “套用皮尔特沃夫人的一句话来说,这是商业机密,小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