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降临平板 > 第41章 猛将

第41章 猛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聚合在一起捏成一个拳头的营很强大,可是在没有真正接触到敌人的时候,就因为从角斗士身上感受到的强大而变成了横推,这个决定让队伍承受了损失,这是第一个重大失误;
    全员骑兵,骑的还是加强了体质使得耐力更强的战马。除了行进路上迎面撞上的捕奴队,不应该耽误整个队伍的快速行军。即便是迎面撞上的捕奴队,也可以交给前锋处理,主力根本不能因此放缓脚步。只有如此,才能在小镇反应过来之前打进去。
    他倒好,发现了捕奴队,一路清缴,这才让对手提前获得了信息,完成了队伍组织并开出来的机会。因为这个原因,现在的战事打成了焦灼,没能迅速获胜,这是于杰的第二个重大失误;
    第三个失误是因为他太贪了,想着毕其功于一役。发现角斗士数量众多,没有如同正常交战中先把敌人冲散、打乱的原则,反而用平推的战线把敌人向一起挤压。在混乱的局势中让对方的正规军有了藏身的地方,这才让挨打的队伍凑手不及,损失了一些人手,这是于杰的第三个重大失误。
    三大重大失误,证明他在统帅方面的才能不咋样,说明……
    直到他出现在战场上,黄琦感觉自己的评论可能有点偏差。
    迎战的人以更强的基础实力从战局中渐渐取得优势的时候,发现了这边情况的于杰终于驱马赶到。从西向东,一人一马没有停顿的从横撞整个战场。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没有一人能抵挡他那么一寸,甚至连迟滞他脚步都做不到。
    顶着盾牌防御的骑士侍从被拦腰砸断,驱马反冲锋过来的两名骑士被直接挑飞,还砸倒了几名抽冷子攻击的敌人,砸的他们精断骨折,连战马都在呕血。
    这还没完,因为刚才的冲锋只是锁定这片战场,并没有固定瞄准哪个目标。这么强势入场后,旗帜下面摆造型的那位显得异常显眼,拨转马头就杀了过去。
    抛过来的渔网和挺立的鱼叉阵没有挡住他,渔网被暴力撕碎,鱼叉砸的七零八落;举着盾挡住去路的一群步兵没有幸存,更刚才那个拦腰砸断的命运一样,成了空中挥洒的血肉碎末;眼看形式不对一起挡住去路,为主上护卫的几名骑着战马,也不知道是骑士还是爵士的人在猛然暴烈的一次轰鸣中化作肉块四散飞溅。
    “我是希尔男爵!我是贵族!我享受战场豁免权!你们不能直接攻击我!我能……”
    眼看着再没有任何阻拦,刚才还意气风发的希尔男爵变了脸色,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急急的催促身后的护旗官把他的旗帜倒在地。
    “你们这群野蛮人!战场上怎么能攻击我这个享有战场豁免权的人?你们还有没有教养?懂不懂维持……”
    见他已经放倒旗帜,看起来像是准备投降的时候,于杰把刺过去的长枪变成了拍击。没有击杀他,只是把他从战马上打落在地,没成想喋喋不休的居然指责起来。
    战场豁免权?这是黄琦第一次听说的词,因为黄琦从来不认为在战场上有谁是能享有特权的。你能打别人杀别人,别人不能向你攻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打落在地后,除了嘴臭了点,在惨烈的战场中颇为不爽的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希尔男爵倒是表现的挺老实,完全不再关注为他拼杀的那些人,好像身边发生的这些战争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没有了他提供的各种加持,本就处于劣势的军队迅速瓦解。都不用于杰再出手,勋爵、骑士、骑士侍从很快就被分割开,或是投降或是逃跑,刚刚还激烈交锋的战场很快就恢复成剿匪般的对角斗士的屠杀。
    投降的勋爵来到男爵身边,颇为狗腿的帮他整理着衣服。被捧得心情好了点的男爵也不再咒骂,转而跟两位勋爵有说有笑的聊起了天。
    骑士们显得颇为沮丧。自己下了马,退去盔甲,摘下武器,整整齐齐的摆放好之后走向站立一边的骑士侍从那。即便只有几步路,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两三眼,然后像是抽了魂一样的站立在一起。
    虽然看不明白他们在干嘛,能看出来这些逃不掉的人没有了继续战斗反抗的意思,所以战士们也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对角斗士进行围杀。
    没看出来,这个于杰还是挺有本事的嘛。
    堆在一起的角斗士,虽然战士们杀起来难,可是于杰驱马过去后,立马就在里面趟出了一条两米宽的血肉扑出来的路,迅速的打碎了他们继续抵抗的决心。
    于杰的表演还没有结束。
    小镇外面围着一圈矮墙,透过矮墙能看到里面有一位正在集结另一支正规军的人,还有人心惶惶却能在正规军的弹压下老老实实呆在原地准备战斗的角斗士们。
    于杰驱动战马上去了,于杰的长枪上泛起了一圈光亮的能量。伴随这一个突刺动作,能量圈离开了长枪,撞上矮墙后发生了爆炸,把一米后的矮墙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手臂粗的巨大弩矢从一个塔上射了出来,被他挥动长枪砸到一边,偏斜后扎到地上的弩矢在地上炸出能埋下两人的大坑。
    怒吼一声后,从缺口处瞄准了还在整队的队伍冲了过去,又一次急速的把他们给打散,然后变成老老实实下马整理装备等待投降的局面。
    得益于横推的阵型,然后在小镇这迅速演变成对小镇的包围圈。不论是一心捉急逃跑的捕奴队角斗士,还是逃跑的骑兵、骑士侍从,一个个包圆的全都没跑掉。
    角斗士死扛到底,没有一个活下来;投降的骑士侍从用火热的眼神看着骑马纵横的士兵,好像这些士兵才是他们的人一样;男爵和勋爵说说笑笑,好像这场战争跟他们没有关系。
    最伤心沮丧的是那些骑士,聚在一起却感受不到任何生气。
    可是这跟于杰,跟于杰统领的这些将士有啥关系呢?胆敢反抗的随手打死,放弃抵抗的驱赶到一边,迅速完成了对这个小镇的占领,然后为于杰送上欢呼,一起庆祝取得的这次胜利。
    此时,黄琦已经不再想着于杰的什么这个失误那个过失了。那些都不是过失,那些都是非常精妙的布置!
    没有对捕奴队的清缴,以后能找到吗?这些行进在去往伐博领路线上的捕奴队威胁的都是华夏的子民,都该死。
    没有横推式的打法,能够完成包围吗?能够把总数接近万人的小镇里的这些罪恶慢慢的角斗士、贵族全部包圆?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吗?
    这种打法不符合战场习惯?那是你菜!只有菜瓜才有这个习惯那个规矩!
    没办法,战场上就是如此。你能赢,所以你强。你强,你就有理,你啥都是对的。哪怕在所有人眼中都是错的,可是你赢了,你都是对的。说这么干错了的人,肯定是没有领悟其中的深意。
    猛将,喜欢赌。个体实力很强,善于抓住战机,喜欢身先士卒的猛冲猛打。
    以他为主将。胜会大胜,可是也可能会因为追求过大而败的很惨。
    以他为副将,或是为前锋,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拳头。
    这是黄琦观察后为于杰设定的标签,为以后使用他做参考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