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宋疆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拉拢 离间

第九百三十六章 拉拢 离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进入十月,北方已然是一片萧条,草木开始凋零,浓浓的秋风萧瑟开始席卷着整个大地,枯黄的树叶在地面上随风响起沙沙的响声,有些清脆,有些留恋。
    燕京皇宫东苑,完颜永济走进来的时候,便看见完颜璟跟李师儿在廊亭内正相谈甚欢,脚下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轻松从容之间快步走到了廊亭外向完颜璟跟李师儿行礼。
    “皇叔不必多礼。”完颜璟急忙站起身来,虚空伸手对卫绍王完颜永济说道,而后请完颜永济进入廊亭内一叙。
    “谢圣上。”完颜永济礼数周到,态度恭敬,这也是为何他能够到如今,依然深得完颜璟赏识看重的原因,甚至如今,在大金朝堂之上,已经完全不亚于任何一个臣子。
    而且到如今,朝堂之上的重要事情,完颜璟也会毫无猜忌的交由完颜永济来处置,所以使得如今的完颜永济,隐隐有盖过皇后李师儿其父的势头。
    “禀圣上,扎木合再次派人送过来降表,希望再次归顺我大金……。”完颜永济也不客套,直截了当的当着皇后李师儿的面说道。
    完颜璟亲自为完颜永济倒茶,带着微笑淡淡的说道:“怕是又提了一箩筐的条件吧?那就告诉他,朕无意再跟一个……。”
    “非也,这一次扎木合的条件很简单,希望我大金出兵保护他的部族即可,至于帮助他们打败铁木真一事儿,这一次只字未提。而且为了表示对我大金的诚意跟敬重,他甚至还愿意,把自己的妻儿率先送到我大金。”完颜永济从袖袋里掏出扎木合派人送来的降表,双手递给了完颜璟,而后再次双手恭敬的接过完颜璟给他的茶水。
    秋意来临,大金皇宫东苑已不复夏日那姹紫嫣红的烂漫美景,稍显沉闷的东苑美景,如今也不过只剩下一些顽强的绿叶与残荷,孤零零的飘荡在水面上。
    不远处当年从宋廷艮园运过来的观赏石,在他们眼里并没有宋人眼里的那般意境,只是为了追求而追求的放置在各个角落,在这个深秋初入的时节,显得也稍微有些荒凉。
    时不时的能够看到皇宫禁军盔甲在身的巡视着东苑经过,完颜璟的目光从手里的降表之上,缓缓移向远处经过的禁军,而后再次回到手里的降表上。
    “皇叔意下如何?”完颜璟轻轻放下降表文书,微微叹口气平静的问道。
    “臣以为圣上应该再次接受扎木合的归顺,即便是圣上因为前些时日扎木合的反复,而不信任他。但臣以为,此一时彼一时,不如就先答应他,等他把妻儿都送过来之后,圣上再做抉择也不晚。”完颜永济慎重的说道。
    “半年之内,三番两次的递降表,而后便是违背承诺。还真应了叶青那句话,承诺的意义就是在于违背,非是遵守。”完颜璟叹口气,心中虽然有对扎木合反复的不快,但他也知道,若是扎木合真的归顺后,于此时的大金而言,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利好事情,最起码他就可以抽出一些精力,再次放在与宋廷的那一边了,而不是时刻防备着扎木合这头狡猾的狐狸。
    “圣上,依臣看来,虽然扎木合三番五次的反反复复,但也从中可以看到,如今在草原上,铁木真的势力越来越大,扎木合显然已经不具备跟铁木真相抗衡的实力,所以才会如此反复的向我们表归顺之心。此事儿自然是扎木合急,我大金不急,但若是能够借扎木合之手掣肘、牵制铁木真,也未尝不是一件有利之事儿。”完颜永济分析道:“而若是我们一直袖手旁观,一旦铁木真在草原上真正得势,打败了扎木合一统草原后,圣上,我大金可就有可能,要被置于南北夹击的困境之中了。铁木真跟叶青一向交好,去年关山一役,铁木真袖手旁观,叶青在脱身之后,立刻便投桃报李,才使得铁木真于去年的大冬顺利的度过,从而使得在开春之后,并不像扎木合等部族一般大伤元气。”
    “你是说到时候叶青有可能跟铁木真联手征我大金?”完颜璟皱眉,而后又微微摇头,显然在内心里,对于完颜永济所说的这一点他并不认同。
    完颜永济看着完颜璟那不太认同的表情,心里微微叹口气,知道叶青对于完颜璟的影响太大了,而且这一段时间里来,金与叶青之间,出了去年元日前进行过短暂的交战后,如今叶青对于大金可谓是十分的友好,但……这种友好在完颜永济看来,完全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何况,如今叶青所占据的北地,虽然在商贸等方面跟大金一直通顺无阻,可别忘了,这可是大金国用河套三路,以及当年大金国掠夺的宋廷皇室之物换来的。
    叶青向来阴险狡诈,目光长远,每走一步必算三步,所以此刻给予大金国的友好,让完颜永济不得不怀疑,这会不会又是叶青的一个阴谋。
    “圣上,臣知晓叶青对圣上极为重要,而且臣也知道,叶青答应过圣上,会保证支持我大金与鞑靼人交战,绝不会趁人之危。但如今形势已非昨日,鞑靼人已然要建国立号为大蒙古国,到了那时候,鞑靼人便不再是一群乌合之众,必然是势力见长,而叶青,到时候一旦有利可图,必然是会跟鞑靼人……。”完颜永济还想说下去,却是被完颜璟摆摆手阻止。
    “你说的这些朕都知道,叶青狼子野心不可不防,失去的疆域也必须夺回来才是,绝不能处处被叶青如此逼压才是。但……扎木合的归顺,皇叔可有把握能够掌控此人彻底为我大金所用?”完颜璟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跟挫败感。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原本还是很强大,谁见了都害怕的大金国,怎么不过是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变成了如今这番江河日下的模样儿。
    夏国虽然依旧是如同当年一般,只有堪堪守住自己疆域的势力,但为何草原上的一群茹毛饮血的乌合之众,一直都让大金国不屑一顾的草原野蛮人,怎么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变得如此强大了呢?仿佛就像是发生于一夜之间似的。
    还有一向只有被金人欺压的宋廷,当年可是随意的任由大金捏扁搓圆,但如今随着如同横空出世的叶青出现,两国之间的形势,也仿佛是在一夜之间颠倒了过来。
    皇爷爷当年在世时,大金是多么的强大与悍勇,何曾被一场败仗吓怕过?可如今……自皇爷爷的最后两年起,宋人一下子就变得势不可挡,先是抢回了北地四路与京兆府,而在自己当上了大金的皇上后,又是失去了河套三路,如同雪上加霜的屡屡失去疆域,让此时的完颜璟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内心变得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该从哪一方面着手,来扭转如今大金越发被动的局面。
    “一旦扎木合不是真心归顺,皇叔……我们可就是再次引狼入室了,大金的基业我们不能再失去了。”完颜璟有些痛苦的纠结说道。
    完颜永济此刻同样是无奈至极,刚刚进入皇宫时,他的心情还为扎木合的再次递降表感到激动跟兴奋,但如今听了完颜璟的话语后,心头也不由得升起了浓浓的愁意。
    “臣尽力而为……。”完颜永济一时语塞的说道。
    “尽力而为……我们承担不起后果啊,北有要立国为大蒙古国的鞑靼人,南有叶青对我大金疆域虎视眈眈,若是要选择的话……。”完颜璟顿了下,而后目光缓缓的投向了南方,不知道为何,即便是如今,大金国当年掠夺的宋廷疆域,已经被叶青抢回去了七七八八,但如今在完颜璟的心里,他依然还是觉得叶青承诺比扎木合的降表文书,更能够让他觉得心安跟信任。
    “圣上……。”完颜永济看着完颜璟的视线南移,岂能不知道此刻在完颜璟的心里,他还是信任叶青多一些,于是起身行礼说道:“还请圣上允许臣跟扎木合再接触一次试试,臣愿意即刻启程前往武州,跟扎木合面谈一次。”
    “叶青如今在何方?京兆府、济南府、临安府?”完颜璟突然问出一个,让完颜永济感到莫名其妙的问题。
    “回圣上,叶青如今在宋廷临安。”完颜永济刚想要回答,但一直在旁边的皇后李师儿,突然抢先开口说道:“如今叶青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自从前些时日处死了赵汝愚后,如今的叶青在临安,在宋廷朝堂之上也是颇为狼狈,被自己人相继攻讦,据说……为了得到宋廷对他的继续信任,如今则是要辞去在临安的一切差遣,以北地节度使的差遣,替宋廷镇守北地边疆。”
    “看来宋廷依然是容不下他啊,不管赵宋如何对叶青,但最起码在朝堂臣子之中,叶青是极为不得人心啊。”完颜璟难得的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叹口气继续道:“皇叔,你以为如今我们要是再次拉拢叶青当有几分胜算?”
    “拉拢叶青?”完颜永济抬头,心脏仿佛漏跳了好几下似的,让他有些惊慌的脱口问道。
    “不错,拉拢叶青归顺我大金,是否要比扎木合归顺我大金更为有利一些?”完颜璟的神色变得极为认真的问道。
    “可……。”完颜永济的心头一时感到震撼无比,一时又觉得是荒唐可笑,这怎么可能?以如今的金国形势,叶青怎么可能会被拉拢归顺?当年父皇在时,都不曾拉拢得逞,如今想要拉拢,完全是痴人说梦!
    “叶青虽然阴险狡诈,对大宋也隐隐似有不臣之心,特别是关山一役之后,叶青跟赵宋之间恐怕已为路人,谁也不会再相信谁,这个时候若是拉拢他,岂不是比皇爷爷当年还要有可能一些?”完颜璟始终觉得,如今拉拢叶青归顺大金是最好的时机,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如此一来,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收复失去的所有疆域,再次对宋廷施压,骑在赵宋的头上为所欲为。
    “叶青此人心思难以捉摸,当年臣在济南府对此人也是颇有些了解,依臣来看,拉拢此人的难度恐怕……。”完颜永济并不赞同,但看着眼前圣上跟皇后两人,一脸期待的样子,也不好坚决反对。
    “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今叶青在宋廷不过是一个国公,而且是一个四处受同僚排挤、皇室猜忌的国公,若是圣上愿意给他更大的声名,完全能够盖过他如今在宋廷所拥有的一切,皇叔以为可行性有多大,把握有几分?”李师儿再次开口问道。
    完颜永济不敢把自己对皇后干政的不满表露出来,更何况一旁的圣上完颜璟,甚至在此刻,还以赞许的目光赞赏着皇后李师儿,完颜永济也只好低头道:“臣以为不过三分的把握。”
    “朕若是赐封他为太原王,除去如今他抢夺的河套三路、京兆府路,以及北地四路外,朕再把河东南北两路一同送于他来治,皇叔以为如何?”完颜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完颜璟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就像是不认识眼前的帝后一般,有些惊恐的看着相视而笑的完颜璟跟李师儿。
    “如同当年司马昭之心,叶青的野心一直都是燕云十六州。他想要的必然不是圣上愿意给的,但河东南北两路想必对于他也有着足够的诱惑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里距燕云十六州不过是一步之遥。不管是给叶青裂土封王,还是割据一方而为主,只要叶青愿意归顺,而他的属下……到时候必然不会再像现在这般跟他上下一心,到时候只要手段得当,分化瓦解叶青麾下的势力,而后徐徐图之,当年大金失去的疆域,完全可以不费一兵一卒便重新归圣上所有,不是吗?”李师儿微笑着说道。
    完颜永济继续在心头叹气,圣上完颜璟跟皇后李师儿所言,完全都是一厢情愿,甚至是带着一丝的儿戏之意。
    先不说叶青会不会被太原王跟河东南北两路所诱惑,即便是叶青答应了归顺大金,以叶青的城府与心机,他不相信完颜璟跟皇后李师儿,就能够斗的过叶青这头阴险狡、城府极深的老狐狸,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是真正的引狼入室,最后把整个大金江山都给搭了进去,成全了叶青。
    “但……禀圣上、皇后,若是叶青不被这些诱惑该如何是好?如今叶青占据北地,虽爵位为国公,而且以后或许也只是一个节度使的宋廷差遣,但圣上跟皇后别忘了,叶青这个节度使,可是拥有着九路之多的节度使,放眼整个宋廷,何曾有人向他这般权利如此之大,还是独立于朝廷之外、完全由他一人说了算……。”完颜永济有些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正是因为叶青如今势力庞大,而跟宋廷之间又有不合,所以朕才想要拉拢他。至于叶青答应与否,确实正是朕所担忧之处,一直犹豫不定,该派遣谁人去试探、说服叶青。”完颜璟的话语,更像是在告诉完颜永济,朕心意已决,不管如何,朕都要试上一试。
    “若是能够兵不血刃的拿回失去的疆域自然是更好,若是不能够拉拢归顺叶青,依朕来看,也足以让叶青跟赵宋朝堂之间的裂痕跟猜忌越拉越大,变得越发不可弥补,从而为朕以后收复失地……。”完颜璟继续说道。
    “若是圣上一手拉拢、一手离间叶青跟宋廷之间的信任,臣倒是……认同,而且臣以为,圣上既然有意挑拨加深叶青跟宋廷之间的不信任裂痕,那么派去拉拢叶青之人,必须是足够分量与威望,能够引起宋廷甚至是天下人的恐慌才是再好不过。不过臣以为,扎木合此事或许也可以双管齐下。”完颜永济说到最后,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原本的禀奏扎木合递降表文书归顺一事儿,不知不觉的却变成了他们君臣之间的讨价还价,如今看来,更像是他完颜永济,以同意完颜璟拉拢叶青之计,来换取完颜璟同意他跟扎木合再次见面相谈的交易。
    当然,这其中还有着一层私心便是,完颜永济也借着扎木合归顺一事儿,回绝了完颜璟派遣他去说服叶青的可能性。
    毕竟,若是想要说服叶青归顺大金,或者是离间叶青跟宋廷之间仅存不多的信任,那么这个说客,在完颜永济看来,怕是没有比自己更合适的人选了。
    由此也可以看到,完颜永济自始自终,并不看好完颜璟跟皇后李师儿所言的,拉拢或者是离间叶青跟宋廷这一计策。
    完颜璟再次跟皇后李师儿互望一眼,从完颜永济的话语里,自然是也听出了完颜永济的态度。
    完颜璟叹口气道:“既然如此,朕……便允皇叔前往武州,跟扎木合见面相谈,若是此人这一次是真心归顺,朕授皇叔全权处置此事儿。”
    “多谢圣上!”完颜永济大喜,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再次起身行礼,对于心头完颜璟会派谁去拉拢说服叶青的疑惑,不等他问出口,完颜璟便示意他下去即刻准备启程前往武州,并没有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