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报丧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报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徐直很早之前就清楚巡查司有内鬼,而且级别并不低。
    从底层怀疑到中层,又到高层。
    一直到如今,才渐渐水落石出。
    没有人愿意屈服在控制下,却又不得不去尊崇命令。
    在不断的操控下,苦教如同蛛丝一般操纵,让人身不由己。
    一旦有了抵御控制的力量,又有足够的实力进行反叛,便会铤而走险。
    骆家辉显然就是其中一员。
    数十年的双面人生,他显然也到了一个忍耐的极限。
    托付诸多蕴藏的大药更像是托孤一般。
    便如同藏素心等人,将自己最好的物品托盘而出,只是为的不测之后的几分照拂。
    “安葬骆家辉上府。”
    思索清楚,徐直开始下达指令。
    “总府,他家人……”
    宋景诏一急,随即开了口。
    “骆家辉上府技艺不精,控制大宗师之兵邆赕剑时遭遇反噬,身亡此地,与他家人有何干系”徐直回道。
    “行,你说了算”宋景诏闷闷道。
    徐直这一句话,则是将这场事件暂时定性下来。
    甚至于后续暂不做追查。
    “宋少府这数年围追堵截,将滇南查了个遍,一些目标慢慢追踪出来了”一旁的拓孤鸿帮腔道。
    “莫非追到骆上府身上?”
    “我都被怀疑上了,家族数人都被问了话,何况是骆上府。”
    拓孤鸿苦笑的话让徐直顿时明白了原因。
    徐直也很清楚调离拓孤鸿时,对方所说滇南有问题的推脱。
    大宗师之兵拿的越久,效果会越强,不是骆家辉不想再锤炼这柄武器,而是宋景诏没有再给时间。
    身为皇女,她的地位太高了。
    针对宋景诏囚禁,击杀等行为只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相较于王动的逃避,他最终选择了赎罪式的反叛。
    或许,扫除了首恶,一切便会终结,他也能迎来该有的审判。
    “三位大宗师,这如何好打,你又如何打的过。”
    即便是徐直,也在慢慢的等待机会之中。
    但凡打草惊蛇,让一位大宗师潜走逃脱,便会落到北疆的状况。
    诸多重要人物不敢出行,又或只能抱团远行。
    在外不明生死的大宗师阿剌合别乞和扯扯亦坚就是后遗症。
    若是有机会,这两位大宗师显然会选择直接打杀北疆的重要人物。
    这甚至让徐直都跟着遭了殃,出遗迹之时被劈头盖脸砸了一通。
    半响,燕玄空的声影从高空中落下,时间相隔太久,他显然是一无所获。
    寻获无果,他又并非巡查司的人,对案件追查追踪并不算熟悉,也开始提及其他事情。
    “尊上又在骂你了,你也不回复回复?”燕玄空道。
    “骂我?他干什么又骂我?”徐直莫名其妙道:“我正忙着闭关修炼呢,我多少也需要一点点私人空间,我现在还要查案。”
    “他说你现在能跳起来打他膝盖了,本事强了,会飞了……”
    “我去……”
    “萨尔曼的传讯说你们和大宗师扯扯亦坚打了一场,还将对方打跑了?”
    “那也是有萨尔曼大宗师顶了半边天,我们哪能和大宗师对打,那不粪坑里找死嘛。”
    徐直摇摇脑袋,心下清楚宋仲恺那点小心思了。
    这位尊上必然是想知道清楚,但徐直闭关谁也不见,直接把他憋住了,当下别提心里有多痒痒,只怕是憋有点难受。
    “再说了,就是打个架而已,他问不到我,还能问其他人啊。”
    当时在场的人相当多,不仅仅又萨尔曼,还有燕家众人,又有拓孤鸿,李多凰,问谁不是问,都能得知详情。
    “他不想从别人那儿听信息,就想听你吹牛皮,谁知你根本不鸟他,估计让他有点小伤感”燕玄空道。
    “这都能伤感,事情搞清楚不就挺好嘛,再说我也没在外给他闯祸”徐直闷闷道。
    骆家辉是他学府的院长,当年还被照顾了一番。
    此后又成为巡查司一员,相互之间更是有着诸多的关联。
    如今人死了,他心情很闷,偏偏尊上还有点小脾气。
    被人砍的同时,还要工作,还要伺候上司,这让徐直感觉生活太难了。
    “你要适当关照关照老年人。”
    “我还要他关照呢”徐直郁闷道:“他最近一些年特别喜欢骂我,压根不像以前那样和蔼了。”
    “他很孤独”燕玄空道。
    “他多子多女多孙,还有司徒师爷这个老伴儿呢。”
    “除了我们,谁不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呢,没几个人和他真正说话。”
    燕玄空说上一句,让徐直有些沉默。
    若这么算起来,宋仲恺没几个能说话的。
    曲高和寡,地位崇高,说他是寡人也不为过。
    “他将你看成了护持东岳的人,想着今后百年都交托你照顾,心下只怕将你当成了亲辈在看待,些许笑骂只是表达亲近之意。”
    “你的权限是东岳建国以来很特殊的存在,若不是他大力扶持,也难到如今的高位。”
    “但凡你推荐,他都很放心。”
    “这包括了卢胜安,也包括了碧多多凰,甚至于你师弟妹在巡查司上位,他都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燕玄空的话属于教导。
    燕玄空任由他们放飞,很少教导人。
    徐直也很多年没被教导过。
    成长的数年,除非上辈子的认知,徐正早年的打骂教育,他这辈子基本磕磕碰碰从诸多人那儿边接触边学。
    成长至今,徐直已经忘却了很多内容。
    总归走着走着,一些心思便慢慢放下了。
    听得燕玄空提及宋仲恺的心态,这让他微微触动了几分。
    若无师兄弟妹,又加上数位好友,他怕是和宋仲恺没有什么区别。
    一路相行,总得有几个知己,也需要同伴,更需要接班人。
    “行吧,我多和他聊聊天,也会和司徒师爷多多说话。”
    徐直掏出手机,看着通讯录上帝国老狗的‘接收信息但不提醒’标志,又将这个权限解锁开来。
    滴滴滴滴的声音顿时不断响起。
    每一个滴都是一条信息。
    四百六十条。
    这是他们从龙之遗迹回归之后,一天发十条的频率。
    看着宋仲恺不断发送的讯息,徐直打开聊天框,一时不知说点什么。
    半响,他发了一堆哭泣的表情过去。
    “给您报个丧,骆上府核查苦教时受损,剑断人亡。”
    若没有他这个总府的转接,宋仲恺拿到消息的速度要稍慢一拍。
    时间刚过不到七小时,此时的宋仲恺大概刚刚早餐不太久。
    徐直觉得自己不说话比较好。
    收到了他信息,宋仲恺这一天大概是会过的很难受了。
    “他是苦教的人,还是我们自己的人。”
    相隔了数十秒,徐直才收到宋仲恺的回话。
    宋仲恺回复的话语中情绪很复杂。
    能让徐直禀报时还产生着些许怀疑,这可能是王动在他心灵中难以磨灭的痕迹。
    他相信徐直,但没有相信到骆家辉。
    “他最终回归了我们,当然是我们自己人。”
    半响,徐直才将这一条信息回了过去。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