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都市剑说 > 正文 第1385节-相迫

第1385节-相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抱歉,我是科研人员!”
    布达尼博士的工作更像是管杀不管埋,也很符合撒摩斯家族急于找到家族遗传病解决之道的心态。
    不计代价,不计后果。
    “如果这个志愿者是我呢?”
    有人从实验室外面推门而入,头上箍着一副带有单侧视频显示功能的耳麦。
    实验室里的动静,他不仅听的一清二楚,也同样看的一清二楚。
    当李白和布达尼博士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便主动出面。
    “约翰先生!”
    李白转过身,他一点儿都不惊讶。
    琉璃心笼罩三丈之地,却能够借助于璃珠领域,扩张到十丈,也就是三十米开外。
    撒摩斯家族上一任族长约翰·撒摩斯一进入这个范围内,他就已经知道了。
    “族长!”
    作为家臣,布达尼博士微微一鞠躬,不像东瀛人那样的九十度,二三十度还是有的。
    能够行鞠躬礼是他的荣誉,其他人还没有这个资格,只能行注目礼。
    “您好,李白医生,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约翰·撒摩斯直直向李白走来,伸出手。
    “您怎么来了?”
    李白着实有些意外。
    华夏本土作为撒摩斯家族的庇护之地,被收拾服气的龙骑士团保证不做任何监视和骚扰,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撒摩斯家族的前任族长竟然置自己于麻烦甚至危险之中,离开了华夏,来到非洲大陆。
    布达尼拉着李白参观实验室,显然不止是炫耀自己的成果和收藏,恐怕还有要等这一位前族长的到来。
    松开手,约翰·撒摩斯欠了欠身,依照华夏的一句话,叫作有所为,有所不为,说道:“抱歉,有些事情,我不得不来,请原谅我的鲁莽。”
    若无必要,他也不会冒险从华夏来到这个万里之外的非洲大陆。
    一旦有什么意外,或许也是一种“幸运”,至少没有死于家族遗传病。
    被上帝“诅咒”的撒摩斯家族成员在到了一定的年纪后,对生死越来越看淡,尤其是如今年纪已经是家族中最年长者之一的约翰。
    “您好,清瑶女士,洪璃女士。”
    约翰·撒摩斯接着向两个妖女打招呼。
    毕竟撒摩斯家族的所有成员在离开了第七人民医院后,如今在两个妖女的产业地盘上继续自己的诊疗,作为客人,理所应当的对主人表示敬意。
    尽管琼崖省接近赤道,属于气候炎热的热带,可是就日常气温而言,热带不热,温带不温,甚至还比湖西市更加凉爽几分。
    到了炎炎夏日,钱江省和江淮省简直就和火炉没什么分别,气温高的地方可以轻而易举的突破40摄氏度,站在大太阳底下不叫晒太阳,叫晒人干儿,在这种高温天气里,把一个鸡蛋放到大马路上,定时翻个面,最多仨小时,稳熟。
    四季鸟语花香,各种水果多到吃不过来。
    在这样的舒适环境里,撒摩斯家族成员们的日常相当惬意的很,如果没有家族遗传病,那么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青蛟妖女瞅了一眼这个区区凡人,没理他。
    蝼蚁,还不够一口的。
    “您好,约翰先生。”
    洪璃小妖女终究懂事一些,向约翰·撒摩斯点了点头,却依旧不为所动,并没有与对方握手。
    只是有些担心把这个凡人的手给捏烂了。
    毕竟她如今是真丹境大妖,与凡人接触不能像对公子那样放松自如,稍有得意忘形,恐怕当场就会有伤亡出现。
    想当年许仙日蛇,被所谓的“吓昏”了,在正常情况下一巴掌扇醒或一瓢凉水浇醒就好了,为何还要找灵芝仙草来救命,这得多娇气。
    答案显而易见,装逼不成反被艹呗!
    叶公好龙,不是什么东西你想日就能日得动的,如果不是那一支仙草,让许仙脱胎换骨,哪儿有后来的许仕林出现,就算是神话,也是要符合基本逻辑性的。
    “呃!抱歉!”
    被两个姑娘先后拒绝,约翰·撒摩斯却是一位真正的绅士,十分有涵养的欠了欠身,归咎于自己的责任,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却是饶了他一命。
    若不是两个妖女主动收敛气息,再加上法器的双保险,不然这里的人,除了李白以外,恐怕都得跪。
    “不用道歉,约翰先生,别人碰到他们,容易受伤。”
    李白多解释了一句。
    换作旁人,他才懒得多说,待吃到苦头,自然就学乖了。
    “我明白了!”
    一想到这两个姑娘的国籍,约翰·撒摩斯立刻理解的点了点头。
    泰国妖女,光听这个名头就能够知道有多邪门,会因此受伤,自然一点儿都不奇怪。
    只不过两人想像的受伤情况有些不太一样。
    他不再将注意力放在两个妖女身上,回归正题。
    “抱歉,李医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李白却抬起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您要说什么,但是风险太大了。”
    约翰·撒摩斯准备以身试刀,用自己的性命来搏家族的未来出路。
    “不,我今年已经44了。”
    约翰没有继续说下去,却一直看着李白。
    聪明人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话。
    撒摩斯家族的寿命大限是50岁,但是很多族人往往都活不到这个岁数。
    因为一旦过了40岁,不止是不惑,更是越来越知天命,渐渐有了随时可能被死神带走的觉悟。
    “想想艾瑞克!”
    李白提到了一个名字。
    这是一位撒摩斯家族成员的名字,没能熬过命运,和约翰一样,冒着极大风险上了手术台赌命,可是终究没能闯过那一关,在术后就久,器官衰竭而亡,手术宣告失败。
    很多时候,实际情况并非想像的那样简单,存在各种因素和意外影响最后的结果。
    “我知道!但是……我还想再赌一赌。”
    约翰·撒摩斯并没有放弃继续说服李白。
    如今在撒摩斯家族遗传病的专项研究领域,这位年轻的华夏医生是当之无愧的权威。
    最让人信服的,就是成功压制住了第一阶段的失眠,让所有家族成员得以一个安稳的好觉,虽然梦魇依旧,可终归还是能够睡着,不至于精疲力竭而饱受折磨,至少可以攒足精神与接下来的两个阶段病症斗争到底。
    “抱歉,我拒绝!”
    李白不允许再出现第二个艾瑞克。
    医学容不得半点侥幸,根本没有哪位大夫会愿意选择九死一生的治疗方案。
    约翰突然无比决绝地说道:“如果您不帮我,我就自杀!”
    因为李白拒绝,他干脆选择了倒逼。
    “您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李白皱起了眉头,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的要挟。
    换作其他人,李白根本不会在乎对方的死活,要死就赶紧死,最好死的远一点儿,免得丑陋狰狞的死相给人碍眼。
    “李医生,这不是玩笑,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曾经是一族之长的约翰·撒摩斯用上了苦苦哀求的语气,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李白身上。
    李白要是不点头,实验室里的那些人即便敢用自己这样的志愿者,恐怕也未必能够达到最佳的预想效果。
    就算是主动寻死,约翰也希望自己的死亡更有价值,能够为其他族人生生趟出一条生路来,自己最后也能够含笑九泉,不枉搏这一回命。
    一时间,实验室内陷入了沉默,鸦雀无声。
    没有人发出半点儿声音,哪怕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李白与约翰·撒摩斯对峙了许久,前者终于吐出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您真的准备好了吗?”
    这可是在赌命,而命只有一次。
    -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