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26:万千灯火下的心愿

Chapter 26:万千灯火下的心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锋利且粗壮的藤蔓聚绕在一起,猛的疾驰而去。
    就在它即将贯穿阿七的身体之际,一道幽绿的光芒忽然闪过!
    几乎是一瞬间,树荫下艾雷的身影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而是来到了阿七的身前。将那藤蔓致命的一击,用自己的身体拦了下来!
    这一幕也让凛凛彻底呆住。
    艾雷她不是已经失去自己的意志了吗,怎么会。
    而同样在这一刻惊诧的,还有那颗还差一点,就要完全成型的树妖。
    “……停下吧。”艾雷柔软的声音缓缓传出。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也是属于她的意志和本体。
    藤蔓缓缓从艾雷的身体里抽出,带着墨绿色的粘稠浆液。
    液体洒落一地,那些藤蔓,和如同植物根茎一般的物体,也开始收缩枯萎。而艾雷这本是具由无数灵力汇聚的身体,也将很快消亡。
    “那边的魔使,可以帮我把这里毁掉吗?”艾雷几乎是在恳求。
    可那张脸却在这一刻疯狂的变换,从温柔艾雷,变得扭曲,在从扭曲转化成复杂的神情,以及愤怒、悲伤。
    此刻的她如同深夜里不停变化着频道的电视,损坏了最核心的部分,并混淆,争抢着这具身体的所有权。
    凛凛朝塔洛斯点了点头。
    心领神会后,便见塔洛斯唤剑出鞘,疾步来到那大树前。没有片刻的犹豫,一柄长刀就已贯穿那棵大树的中心!
    ‘……扑通。’
    好似心脏跳动的感觉,从直入树干的刀锋上传来。
    塔洛斯抽刀而出,几滴液体沿着刀刃悠然流下,如血一般,却并不是鲜红的颜色。
    只是给人一种奇怪的视觉,和触感上的冲击。
    封锁道路的藤蔓逐渐枯萎,消失。
    当他们终于离开那个空间,并重新回到那一百零八层悠长的通道时,却发现四壁的走马灯已经消失。
    而那些原本盈盈跳动的烛火,此刻也已竞相熄灭。
    那棵树已经枯萎,没有力量在维系这个空间。所以整个空间此时正如同融化的冰壁,坍塌瓦解。
    艾雷扭曲变换的脸,终于随着大树的枯槁,而平稳了下来。
    它原本不过是一颗并不起眼,且刚刚萌芽的树之灵。不知从何处飘来,落叶生根,而意外被艾雷去世前那庞大的执念和恨意所吸引。
    便因此附着在艾雷以逝的躯体上,没想到竟生根发芽。
    它需要力量,需要吞噬更多灵体来壮大自己。
    可承继了那份和执念的树之灵,却有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这棵树之灵开始改变,想要更多的灵体来充实自己。但随着它从阿七身上获得的越多,独立思考的意念,便渐渐胜过了艾雷原本的意识。
    如今只之差几步之遥,它就能拥有一个灵活移动的身体,而不用在被困顿在这土地之上,幻境之中。
    没想到,艾雷竟然还残存着最后一丝自己的意志,竟为了保护阿七而夺回了对身体和思维的掌控。
    这才最终功亏一篑。
    可其实对这棵树之灵最倒霉的事,大概还是遇上了凛凛和塔洛斯。
    一个过于执着,另一个则过于难缠。
    若非凛凛跌入洞中,看到了两人记忆的走马灯所叙述的一切,恐怕这个由树灵制造的幻境,会一直留在此处,继续用自己的方式吸收灵力,养育自己吧。
    那黑暗完全褪去时,天边已隐隐有白光泛起。
    凛凛坐在地上,有些走神的看着天际那一抹幽淡的光,“塔洛斯,你还有力气吗?”
    她似在自言自语,却又好像在思考。
    塔洛斯没说话,只是目光在看向凛凛的时候,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且越是看她,那张原本对任何事情都没有表情的脸上,眉心便越是紧锁。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对凛凛开口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做你吩咐就好,只不过,你能不能先站起来一下。”
    凛凛有些不耐烦,自己都已经累的不行,怎么让这家伙去做点事情还要先折腾折腾她?
    算了,反正她现在也没多余的精力和塔洛斯计较那么多。索性依着他的要求,撑着身旁的树干,吃力了站了起来。
    “好了,你要干什么。”
    “嗯,等一下。”
    说着,只见塔洛斯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件衣服,将凛凛袒露在外的小腹全部遮了起来,并用袖子在她身后系了系好。
    “好了,现在你说吧。”塔洛斯打量了一下凛凛现在的样子,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
    武装人偶的思想观念这么保守?还是他担心自己露着肚子着了凉?
    凛凛的脸既不解,却又写满了无奈。
    之后不知道她在塔洛斯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就只见塔洛斯一边听,一边似懂非懂的如小鸡啄米般点着头。
    活脱脱一只等待主人吩咐的乖顺小狗模样。
    不,不对,应该是只偶尔还不怎么听话,且越来越有自己想法和脾气的大狗才更贴切。
    塔洛斯走后,凛凛拖着受伤的身体朝艾雷所在的方向凑了凑。
    “现在你准备怎么做。”她瞥了一眼不远处还没醒来的阿七,语气淡然的问道。
    “也没什么我能做的了吧。”
    艾雷露出一抹苦笑,她知道自己就快要消失了,现在还能够暂且维系着形态,不过是因为那棵树聚散的灵力还没完全消尽罢了。
    “其实我已经没有那么恨那些人了,只是,不过是有那么一些不甘心。不甘心什么都没做,什么都还来不及说,就……”艾雷抬手,看了看自己越发透明的身体。
    “嗯,我懂。”凛凛望着天边逐渐泛起的鱼肚白,不知道是在回答艾雷,还是想起了些什么。
    两人正说着,只见阿七忽然发出一声小动物般的闷哼。
    “阿七!”
    艾雷赶忙跑过去,却不知怎的竟突然红了脸。
    而凛凛也在这时才发现,阿七身上的衣服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扒光。而那被人扒下的衣服,此刻却正围在自己的腰上。
    凛凛握了握拳,心下愤愤的喊了一声,“塔洛斯!!”
    “……阿嚏!”
    距森林不远处的冬蔓镇,正四处奔走执行凛凛吩咐的任务的塔洛斯,此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一把将艾雷抱住,仿佛它稍稍松手,眼前的女孩儿就会从它手中溜走一样。
    那双原本晦暗无光的眼睛,这一刻像是被注入了夜晚的星河,耀眼闪动间,却是有大颗大颗的泪水流下来。
    艾雷抚摸着她软软的脑袋,“都说了叫你不要喝酒,不要随便动火,万一烧了林子怎么办。”
    嘴上说着平日里常常批评它的话,可阿七却并不在意。
    如果可以,如果她愿意,就算是打它,凶它,这样批评它一生,它都愿意。
    原本阿七就不是进攻型的妖灵一族,只是历代相传这特酿的酒,以于引用火的灵力,防身御敌。
    “不喝了,也不用了。”
    这一刻的阿七像一个小孩子,扎在艾雷的怀里不愿移动一下。
    本以为两人的关系,可能是已有百年灵力的阿七比较强势。如今看来,艾雷才是它的依靠和寄托。
    “可能,不行……”艾雷几乎是强忍着痛苦,才将这句话说出口。
    她将阿七从自己的怀中推开,揉了揉它头顶藏着耳朵的位置。
    两只耳朵在她的碰触下,敏锐的弹了起来。
    那手感,还是那么软,那么可爱。好像只要摸一摸,所有烦恼就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我知道,在之前和未来我不在的日子里,那种无药可救的痛苦和寂寞,都让你觉得无法抑制……”
    艾雷只是静静地说着,像是安慰一个受伤的孩子,哪怕稍微大一点声,对面的人可能都会难以接受。
    “但不只是你,我也一样。所以没关系的,一切都会过去。而且我相信,以后的你也不会是孤单一人。”
    说话间,她的目光不经意的从凛凛身上扫过。
    可凛凛早已是累的瘫软在一旁,并没有注意到艾雷刚刚的眼神。
    而且,他家的契约灵还随便扒了阿七的衣服,自己怎么好意思去和他们的目光相对视。
    “可是,我连你最后想要看的烟花,都没有拿到。”阿七低下头,眼里满是自责。这件事其实它一直耿耿于怀。
    因为对它来说,这几乎是艾雷最后的心愿。
    可阿七不知道的是,烟花本身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艾雷只是想在生命的尽头,和它在一起。
    在一直被誉为圣洁的‘夜莺’烟火下,许下一个明知不会实现,却也不想分开的心愿。
    可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天之角,无数灯火悠然而起。
    万千灯火几乎照亮了正片天空,小河,和树林下的城市……
    千灯飞过无尽夜空,如漫天星火璀璨。每一颗烛火都是一盏温暖和煦的光,点亮的不仅仅森林中寂静的夜。还有阿七和艾雷的心。
    或许着冉冉飘飞的火光,不抵夜莺绚丽,也没有夜莺那般贵重。
    但或许这样,便已经足够了。
    艾雷和阿七两人只是像以前那样,彼此依偎着,看着夜空中交织的星火。
    哪怕什么话都没有在说,他们也知道。有些人,有些事,一旦进入心里,便在也不会离开,或改变了……
    “我,最喜欢阿七了。”艾雷忽然笑起来,可那笑容之下,确是眼角噙着的,一滴迟迟没有落下的眼泪。
    “嗯,我也最喜欢……”
    话还没有说完,阿七只觉一直握着的手忽然空了。
    它猛的回头,见到的却是已如萤火般逐渐消失在眼前的艾雷。和她最后留下的,好似满足的笑容。
    只是这次,阿七没有在哭了。因为它知道,一切早已无法改变,自己紧抓着那份执念,也终是无济于事。
    凛凛看着空中逐渐飘飞远去的灯火,和已然升起的晨光,心道,“塔洛斯的办事能力,可以。”
    天亮了,也似乎预示着所有的阴霾都以过去。
    她起身准备离开,既然这动漫镇的事情已经解决,自己也该回去了交差了。顺便,还要让镇子里的人好好补偿一下她受伤的医药费。
    心里的小算盘正打着,原本还在望着天空愣愣出神阿七,却突然朝她扑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