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27: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

Chapter 27: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凛凛毫无防备的被阿七扑倒!
    “……我说,你这家伙的小脑袋瓜儿是还没清醒吗!”
    凛凛无奈到了极点,虽清楚它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可架不住被它这么一扑,身上的伤被压的止不住的疼。
    可阿七却是无动于衷,只是将头埋在凛凛的怀里,像是撒娇一般,不肯离开。
    凛凛叹了口气,“我身上围的可是你的衣服,要是蹭脏了,我可不赔。”
    说着,她便只是躺在地上,任由阿七在自己怀里时不时的蹭着。并发出些好像小动物似的声音,却也不在说话。
    就让这小东西抱一会儿吧,它经历的事情,已经太多了。
    此时的阿七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凌厉,和对她们的抵触情绪。只是软软的‘嗯’了一声。
    然而在片刻的沉默后,只听身上趴着的小小少年,用那纯粹且略带着半分尚未退去的声音,小小声的说了,“谢谢你……”
    在这过于安静的树林,连风从耳边拂过都能听的清楚。
    而阿七的这一声‘谢谢’,交织在风与树叶的沙沙的摩擦声中,如同初升的朝阳,山涧的小溪。发自真心且恬静的,进入了凛凛的心。
    她别过脸去,可眼角眉梢都藏着一丝笑意。
    却只是捏了下阿七的脸颊,“谢就不用了,记得以后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啊。”
    阿七点头,对它来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情能够含概的。它也知道,凛凛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
    忽然,凛凛觉得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喷涌而出。
    那种犹如心脏被人捏紧的感觉,让她一瞬间感到快要窒息一般难受。
    她将手死死按在心口,可很快那种感觉便悄然消失。
    额上的汗水仿佛在提醒她,刚刚的来自心脏的冲击并不是一场梦,一个幻觉,而是真是存在。
    凛凛贪婪的吸了几大口空气,让自己平稳下来。
    这就是契约的代价吗,是每次只要她试图使用与塔洛斯的契约力量,就必定会承担的痛苦?
    还好她只是在那洞穴的幻境中稍稍用了一点,毕竟比起在那场火焰中丢了性命来说,只是稍稍承受一些负担,已经好太多了。
    这样一想,凛凛也稍有安慰的感觉。
    不过现在她也懂了,难怪那么多魔使宁愿让自己的一生都平平无奇,无法站在界内的顶峰,也不会选择和灵体契约,来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天空中还隐隐可见几盏尚未燃尽的水灯,它飘飞至天际,就像此刻的阿七和过去的自己,一旦开始前行,便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是自己的选择,也没必要去想那未知的未来,自寻烦恼。
    总之,自食其力,少碰契约的灵力就没错了!
    凛凛觉得身体已平缓下不少,而阿七则像睡着了一样,只是趴在她的腹部,发出一阵阵平缓浅淡的呼吸声。
    一对儿浅棕色的耳朵,在头顶时不时的抖动一下。
    凛凛一时没忍住,伸手去捏了捏,那从指尖传来的软软手感,简直不要太治愈!
    正沉浸在这份舒适感中,凛凛只觉身上的重量突然变轻了许多。
    睁眼一看,只见塔洛斯竟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身侧。并简单粗暴的,将正依附在她身上的阿七提了起来。
    塔洛斯盯着它,只觉眼前的这个矮冬瓜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一个有着百年灵力的妖灵,惹完了麻烦之后,又在频频在凛凛面前卖萌装乖。
    如今还趁他不在,竟公然的躺到凛凛怀里去了。
    脸皮真是有够厚!
    此刻塔洛斯真是很不等在燃上几盏灯火,让这家伙有多远走多远。
    他这样想着,却似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那样的粘人,卖萌,总是跟在凛凛身后轰都轰不走的样子。
    “你这没有礼貌的人偶,放我下来!”
    阿七在塔洛斯面前完全换了副样子,不再是刚刚那副乖巧的模样,只是张牙舞抓的想要挣脱出塔洛斯的魔爪。
    “凛凛,这家伙怎么处理。”他晃了晃手里提着的阿七,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我看冬蔓镇的镇民们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而且我们本来就是被协会派出来的,医药费恐怕是没希望。不如把这家伙丢给他们。反正他们正恨的牙痒,也许还能靠它换点钱。”
    塔洛斯瞥了一眼阿七,那一张人畜无害的清秀小脸儿,此刻却是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阿七几乎身上的毛都要立起来了,手脚并用的挣扎。
    可这对塔洛斯那坚固,且本就没有明显痛觉的人偶躯体,却是没有一点儿作用可言。
    凛凛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两个幼稚鬼之间的争吵,只觉得头疼。
    阿七将手移到腰间的葫芦处,却恍惚间想起,不久前才答应了艾雷,不随意在森林吐火。
    忍着把手抽了回来,可看着塔洛斯那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它就生气。
    似乎是气到了极致一般,阿七的两腮气鼓鼓的如同河豚。
    突然,只听‘砰’的一声!
    一团烟雾从塔洛斯的手中腾然而起,塔洛斯只觉有什么东西从手中一蹿,便滑了出去。
    当那团烟散去的时候,原本手里抓着的阿七已经不见踪影。
    此时在看凛凛,她身后竟藏着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
    一双棕榈色的眼睛此刻正警惕的盯着不远处的塔洛斯,自己则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抱着凛凛的大腿,“凛凛,你的人偶实在是太凶了!既粗鲁又野蛮,不如你放弃他,和我契约好了。”
    塔洛斯闻言,眼眸中不动声色的闪过一丝寒芒。
    阿七吓的又往后躲了躲,却被凛凛忽然抱入怀中。
    虽然早就知道它是动物系妖灵,只是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这-么-可-爱!
    凛凛将它抱起,忍不住在脸上蹭了又蹭。一遍揉搓着它的小脸蛋儿,一遍左右开弓的摸它毛茸茸的小爪子和耳朵。
    浅棕色的毛发,又长又软的尾巴。
    都说狐族是天生的美男子,尤其是白狐,最为妖魅勾人。
    而眼前的阿七,虽然只是山间林遍最常见的一类红狐。可即便它还没有长成灵力强大的大狐妖,可狐族那优质的基因,也已经在它身上有所展现。
    不说其他,就单凭这张可爱的小模样,就足以让人欲罢不能了。
    凛凛这边撸的开心,全然忽略了那边已是一脸乌云密布,满心冒着酸涩小泡泡的塔洛斯。
    走出森林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或许是在那黑暗中逗留了太久,如今在见到这清晨的阳光,竟觉得格外明媚。
    因事情已经解决,凛凛擅自做主,去除了那悬挂在树林之外,用于阻隔阿七的柱结绳。
    一路上她就那样抱着还维系着狐狸本体的阿七,倒也没有镇民察觉到什么异样。
    只是塔洛斯,一直无声的跟在凛凛身后,目光凌厉的盯着凛凛怀里的阿七,恨不能马上过去,把这个只会卖萌的家伙丢到天边去才好。
    阿七探了探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看着塔洛斯看不惯它又干不掉它的样子,竟是一脸的得意。
    谁让你只是个由石粉粘土和树脂混合而成的产物呢,这可怪不着它。
    回到镇上后,简单的告知了那些镇民这一切的真相后,便带着塔洛斯转身离开,半句医药费的事情都没提。
    她是爱财没错,只是艾雷这件事,心里的愤慨早已远远超出了其他任何一种情绪。
    如果那些镇民还有一丁点儿良知,会觉得有半分的愧疚,就应该到林子里去,正式的给艾雷道歉。
    哪怕艾雷根本不需要他们的歉意,这样做也毫无意义。
    但对这些愚不可及的人,凛凛仍是抱有非常,非常深的厌恶之意。
    离开镇子的时候,原本已经放晴的小镇忽然下起了雪。
    不是之前出自树妖之手,那会燃烧的雪。而是确确实实的,一场鹅毛大雪。
    大片的雪花从空中飞舞而下,很快在地上堆起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阿七送它们到车站后便离开了,它不会继续留在这里,因为这儿已经没有什么可值得它留恋的。
    它也没想过要和凛凛一起离开,或像从前它和艾雷那样生活。
    毕竟有些东西没人能够替代,它之所以和凛凛那么亲近的样子,一来是为了气气那个总是粗暴对它的塔洛斯。二来,便是因为阿七是真的很感谢凛凛。
    并不是因为凛凛一直以来都没想过要伤害他,而是那场灯火,满足了艾雷与它最后的心愿。
    接下来它要去哪儿,其实连它自己都都不知道。
    在没有遇到艾雷之前,它就是在四处游走,穿行。只是那天的雪下的太大,又碰巧在经过森林的时候,被落下的积雪砸晕了而已。
    而现在的这场雪,也像极了它们相遇的那一天。
    或许,是艾雷知道它要离开,所以权当作是一场有始有终的告别吧。
    阿七这样想着,此时心里也不在有那些遗憾,和挥之不去的执念与恨意。只是在送凛凛离开后,又独自跑回了阵子。
    而在那场大雪之后,冬蔓镇的边缘,那幢艾雷曾经住的小屋院子里。红色的邮筒上附着一层轻薄的积雪,而那积雪上,则是两个小小的雪人,此刻正依偎在一起。
    脸上是清澈的笑容,和用小花儿做的手,正紧紧的牵在一起。
    再不会分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