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30:最后一口,最好吃!

Chapter 30:最后一口,最好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凛凛想躲,却已然是来不及了。
    她匆忙把还没来得及看完的文件放回去,然后佯装收拾的样子。
    电梯门内,隐有光透过天花板那高耸的旋转阶梯上洒下。耳边是沉稳的脚步声,和咔嚓咔嚓细碎的声音。
    凛凛抬头望了望,透过镂空的阶梯,便见蓝逐缓缓走下来。
    她松了一口气,却也在心里抱怨了一句,这个蓝组长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跑到资料库里来。
    “诶,实习生!”蓝逐从楼梯的扶手探出头来,叫了凛凛一声。
    “……蓝组长,我叫叶凛凛。”凛凛无奈,这组长是故意的吗,谁的名字都记不住?
    蓝逐憨笑了一下,单手撑着楼梯的扶手,只是稍稍一起身。那副看上去略显圆润的身体便腾空而起,只是轻轻的一跃,便从楼梯上跳了下来。
    凛凛看着这一幕不由心道,谁说胖胖不灵活的?
    穿过那摆放密集,且略有些狭窄的书架来到凛凛身旁后,却是不经意的撇了眼身旁的资料架,“对历史感兴趣?”
    看着一侧满满有关当年暮川之战的文献记载,蓝逐随口问道。
    “嗯,确实有点儿兴趣。”凛凛倒也不隐瞒,只是既没说的很详细,也没矢口否认或掩饰。
    蓝逐若有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也没在说什么。
    可能是觉得,年轻人对历史感兴趣也不是什么坏事,多了解一些过去的经历过的艰难,才知道当下和平的可贵。
    “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来送这个。”蓝逐晃了晃手里的委托书回执函。
    “冬蔓镇的那份?”看着那封回执文件,凛凛几乎是眼前一亮。
    蓝逐点头,之前他还在苦恼这件事要怎么妥善处理才好,结果没想到,凛凛才从办公室离开不久,对方就把委托完成回执书传了过来。
    可比起蓝逐的不明真相,凛凛却是心如明镜。
    塔洛斯的办事效率还不错,原本还以为以那些镇民顽固不化的性子来说,会拖延个一天半天,没想到竟这么快。
    ……
    而与此同时,几小时前的冬蔓镇中心地带,委托人家中。
    此刻塔洛斯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正靠着软垫坐在地板上。一双异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身旁的人,眼底满是冷凝的神色。
    那人似被吓坏了,一双手颤巍巍的在委托书上签着字。
    塔洛斯等的有些无聊,把玩着手里的那个酒葫芦。虽然早已见识过它融合火焰的能力,却没想到用起来这么方便。
    可他只是稍稍一动,那委托人便被吓的哆嗦了一下。手里的笔啪嗒一声落地,爬起来就要跑,却又当即被塔洛斯一把拽住。
    塔洛斯那张平日里几乎不带任何表情的脸,安静时漂亮的犹如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偶尔浅笑那么一下,便如同春日里绽来的花,让人移不开视线。
    可现在在这位委托人眼里,这张冰冷的脸,却无疑成了‘危险’的代名词。
    塔洛斯将他重新提到桌子前,手指敲了敲那张尚未写完的回执函冷声道,“快签。”
    那人吓的连连点头,却也是不敢在拖延。
    拿笔时,他悄悄偷看了一眼那酒葫芦,又摸了一把自己烧焦的头发,只觉悔的肠子都青了。
    谁能怎么都没想到,像云隐这么大的组织,竟也能作出这种胁迫人的勾当。
    可他却完全忘记了,明明是他自己贪心在先,才惹来这麻烦。
    而那酒葫芦,本是阿七离开时,特地留给凛凛的纪念品。
    当然,阿七的另外一层意思是,这东西必要时也可以拿来防个身。
    反正它们狐族多得是,需要用的时候自酿即可。所以这只它随身携带的一个,就送给了凛凛。
    只是没想到,这个委托人看出凛凛是没什么经验的新晋魔使,便想在从中讹诈一笔。
    于是他瞒着其他镇民,以破坏柱结绳和险些毁坏森林为由,向协会提出赔偿。
    可是纵然他想的很美,却是疏忽了一点。
    没错,凛凛的确是一届新人。可这却不代表,她是个会能够轻易吃亏,且隐忍不发的柔善之辈。
    所以当凛凛看到阿七留给她的葫芦后,她便想好了,该怎么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贪心不足的委托人。
    只不过,这些事凛凛并没有对蓝逐说。毕竟她做的这些事,用玄昧话说,那就是‘胡来’和‘不合规矩’。
    可如今既然事已办妥,那这件事自然也将成为永久的秘密,不会再有人提起。
    就姑且让蓝组长当作,是那位委托人良心发现,所以才交了委托书的回执函吧。
    两人正聊着,一直小鸟忽然从楼上飞下。落在蓝逐肩膀,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蓝逐挥了挥手,将那只小鸟驱开,“回执函你先帮我放一下,我有事先走了。”
    说着,他将手里的文件交给凛凛后,便匆忙离开。
    凛凛应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他终于走了,自己找了一半儿的暮川资料还没来得及看呢。
    有关暮川的信息很少,大多是一些可以见人的。而那个时期所经历的惨烈,和伤亡,却像是被人可以隐藏了一样。
    不是她知道的太多,而是凛凛也是直接经历过暮川一战的人。
    虽然那时她年纪还小,但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和恐惧,却是无论过去多久,都难以磨灭的。
    终于,她在一份记载着当时灵体回收的文件上,发现了部分有关武装人偶的信息。
    凛凛迅速记下了那边的地址,和一些细节后,便离开了资料库。
    下班回家时,塔洛斯还没有回来。
    她将背包随手丢在沙发上,便开始切菜做饭。只是在看到外面幽黑的天色时,手里的刀却突然停了下来,“也不知道那家伙吃饭了没,会不会迷路……”
    明明才在一起生活没多久,怎么突然安静下来的家,竟让凛凛觉得,居然有些不太适应了。
    可是这种寂寥的感觉不过持续了紧紧几秒钟,凛凛便觉火气上涌,不自觉的握紧了拳。
    只见柜子里,凛凛囤积的几包零食都已被拆开。
    几个空袋子和赫然放在里面,甜腻的气味儿引来了一些小蚂蚁,此刻正蚂蚁搬家式的运输着里面的残渣。
    居然偷吃?
    而且还吃的这么隐蔽,连凛凛都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干的这些事。
    她气呼呼的一把抓过那些空袋子,塞进垃圾桶里。
    “嗯?”
    凛凛的动作忽然顿了一下,忽然发现,这些被吃空的零食袋里的,竟每一样都被留下一片,正孤伶伶的躺在袋底。
    是那家伙没吃完,剩下的?
    正想着,门口的院子传来开门的声音。
    凛凛放下手里的垃圾,刚一开门口,便见塔洛斯正汗笨拙的将钥匙插在门里,试图转动却又怎么都弄不明白的急促一样。
    一见到凛凛,塔洛斯便扑了上去。
    明明只是一天不见,却好像分别了很久似的,在她柔软的长发上蹭了蹭。
    不过,好像打从捡到他的那天起,这喜欢扑人的习惯就没变过。
    凛凛正准备责备一下有关他偷吃零食的事情,却见塔洛斯将脸凑近,像小狗一样在她身上嗅起来。
    那张脸干净,白皙。即便近的几乎是快要贴到脸上了,仍看不出半分瑕疵,或是制作时留下的手工痕迹。
    凛凛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这堪比瓷娃娃一样嫩滑的皮肤,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她伸手想要推开这粘人的家伙,却被塔洛斯一把抓住手腕,神色正色的道,“凛凛,我不想吃炒芹菜。”
    “……”
    凛凛一时无语,扭头看着还在锅里没来得及盛出来的炒芹菜,“你是人偶吗?你是属狗的吧——!!”
    塔洛斯扁扁嘴,最终还是乖乖的吃完了晚饭。
    可直到晚饭后两人在洗碗时,凛凛才想起自己在云隐资料库里找到的那些信息,并尽数告诉了塔洛斯。
    当年暮川之战,初代制作出的武装人偶,都是用战死的魔使的灵体,经过层层筛选后才使用的。
    到了后期,武装人偶的制作和使用都日渐纯熟。当时的云隐才开始采用新的灵体,如妖灵之类。
    只不过妖灵虽然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获取,但身份的考证就没那么容易了。
    用鱼龙混杂来形容,可能都不算过分。
    “所以下周协会公假日的时候,我们就去文件上记载的那个地方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有关你记忆的线索也不一定。”
    凛凛擦了擦手,将碗放入消毒柜里。
    不经意的一回头,却是忽然看到了她刚刚还没来得及丢掉的,那几包空的零食袋。
    “塔洛斯,这是你干的吧。”凛凛提起其中一个袋子,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塔洛斯倒是坦诚,只看了一眼就马上点了点头。清澈的眼眸熠熠闪着光亮的道,“这个很好吃!还有这个,和那个!”
    他指了指身后的那个空袋子,似乎对每一种都很满意。
    凛凛的手在背后握住,兀自压抑着脾气,“所以呢,你每样都留下一块,是……”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塔洛斯便突然插嘴道,“那是我留给你的,听说最后一口的食物,比其他的更好吃!”
    ……原来,那是留给她的吗?
    凛凛突然哑然。
    可塔洛斯说完后,却是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那张不知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表情的扑克脸,在面对凛凛的时候,总是显得那么单纯,无辜。
    这家伙,明知道自己对他这副表情完全没有抵抗力。却偏偏这个样子,又说出这么一番话。
    这一瞬,凛凛在背后紧握的拳,已不自觉的缓缓松开。
    “你,真是个笨蛋。”
    踮起脚,她摸了摸塔洛斯那头毛绒绒,又绵软的发丝。只觉得心里有一丝甜甜的气息,正在扩散。
    只不过,如果塔洛斯找回了记忆,想起了自己是谁,又是从哪里来的。
    那是不是也代表,他会解除他们之间的契约,然后离开自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