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36:半妖的过去

Chapter 36:半妖的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彻骨的寒意从链接在关节的丝线中渗入,仿佛要将她的身体冻结一般。
    凛凛强撑着抬起头,看着前方只是一团黑雾状的物体,吃力的开口,“你,不是馆长……”
    “那样的低贱的人,岂能与我相提并论。”那声音的主人似在笑,沙哑中透着毫不掩藏的森冷。
    黑暗的源头,那声音似在逐步朝她靠近。
    且每靠近一点儿,都会扬起一阵如刀锋般凛冽的风。
    风吹动丝线,丝线碰撞着上面的悬挂物,周而复始,让凛凛只觉自己的关节被冻僵的更快。
    原本的彻骨的刺痛,也逐渐转化成了不知感觉的麻木。
    “不过,你似乎比那些孩子,来的更有价值一些。毕竟……半妖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还是,和我流着相似血液的,半妖——”
    那声音陡然变的清晰,索性整个身体也从那片暗影中完全走出。
    眼前的人,处了相貌看上去于常人无异外,背后两个硕大的翅膀却是格外瞩目。
    像是蝴蝶,没有蝴蝶那般艳丽娇俏。
    更多的是暗沉,和状似诡异的花纹图案。
    是,蛾吧?
    凛凛看着面前半人不妖的生物,当即脑袋里便是‘嗡’的一声响。
    原本她还想趁机询问这家伙,究竟利用馆长把孩子们引到这来是有什么目的。
    可现如今,她只觉自己身体的血液,都几乎在这一刻倒流,甚至枯竭。只剩记忆中无法磨灭恐惧画面,在不停的翻转,播放。
    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当这从未散去的阴影再度出现时,她竟恐惧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桀桀桀——”
    森冷的笑声愈发猖狂,那张原本正常的脸,此时竟笑的有些扭曲。连嘴角都已扯到了耳后,让人一眼望去,便是不寒而栗。
    背后的翅膀抖了抖,似有些金灿灿的细粉洒下。
    那些细闪的粉末落在地上,顷刻间地上的青草便都枯萎了下来,如被忍吸干了所有养分。
    “看你的反应,这是认出我的身份了?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恐惧的样子。可比之前那倔强的小脸蛋,要好看多了啊!”
    那人狂笑起来,原本裂至耳后的大嘴豁然张开,使他整个面庞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撕坏的布娃娃。
    两片薄唇如同上下缝合的一样,被丝线牵连,露出口腔内黑暗的空洞。
    他笑的狰狞,可怖。
    “你,你是……夜壬……”凛凛的眼神空洞,像是已经停止了思考。却又机械性的,从口中悠悠的吐出了这句话。
    “是啊,我是夜壬族人。可是,你是不也一样吗。”
    那人的翅膀扇动着,将他略显纤细的身体带至半空中,飞到凛凛面前。
    枯细且尖锐的手指勾起凛凛的下巴,用一种戏谑的眼神俯视着她,如同一个玩物,一旦失去了玩弄的价值,就会被啃食殆尽。
    “哈哈哈哈—— 明明自己身体里也流淌着夜壬一族的血,却又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不过话说又说回来,你现在的表情啊,可真棒呢!”
    他笑着,细长的舌头从那张姑且可以称之为是嘴的裂缝中伸出来,挂着些许湿漉漉的口水,舔过他干瘪的薄唇。
    夜壬……
    凛凛没想到,在安全区内,竟然会有夜壬一族的人混进来。
    这里明明临近边界,不说是治安最好地方,却也是绝对称不上危险。
    驻守边界的魔使们就在这个村子的不远处长期巡视,可如今,自己眼前却出现了,夜壬族人。
    他的手指沿着凛凛脸颊的轮廓滑动,这样一个半妖躯体的少女,不单是在他眼里极为稀少。夜壬族的任何人看到,都会感兴趣的吧。
    只见他动了动翅膀,附在凛凛身上的丝线便随之动了起来。
    凛凛此事就像是他的一个玩具,就算当下她仍有力气反抗,可心里那条名为恐惧的门槛儿,却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迈过的。
    她只是觉得一颗心都在颤抖。
    恐怖如斯,过往的记忆如同寒冰一样侵蚀着她最后的温度,和仅存的理智。
    ……
    记忆中的那一夜,与平日无异。凛凛同每一个尚在幼年的小女孩儿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待着睡前故事,和一个甜甜的梦。
    可谁都不曾想到,甜美的梦还未曾开始,就被血色侵袭,最终变成了一场任谁都无法挽回,且一辈子都如影随形般跟着她的一场噩梦。
    那是暮川之战刚刚结束的时候,魔使们忙着战后的重建,和修复结界,创建安全区。
    凛凛的父亲最为初代控偶师,自然而然的遭到了夜壬一族的报复。
    夜壬族知道自己的战败已不可挽回,索性在战后尚未完全建立好防护体系时,三三两两的混入。不惜以自毁的方式,也要将叶姓魔使一家屠戮殆尽。
    那一夜,夜壬族派出精锐部队,其中更不乏元老会的成员。趁夜突袭,使整个叶家都措手不及。
    凛凛亲眼目睹夜壬族那纤长的手,刺穿了家中防护队的心脏。
    血溅到她的脸上,她害怕的瘫软在地上。
    那时而尖锐,时而如同野兽咆哮般的笑声,不断回响在她耳畔。满眼的猩红更是让她忘记了,这世间似乎还有其他斑斓的颜色存在。
    深深印在脑海的,只有凄厉的叫声,和鬼魅的笑颜。
    记忆中,母亲的身上也都沾满了血迹。却还是强撑着身体,一手撑开结界阻挡着进攻。另一只手则将早已被吓傻的凛凛抱起,向房间退去。
    然而,一人终究难敌众手。
    最终凛凛的母亲也被夜壬一族所杀,可手却仍未松开,死死的将凛凛互在自己胸前。
    当凛凛的父亲带着人赶回来时,仍是为时已晚。
    那些夜壬族人被清除,可妻子却已然倒在血泊中,没了气息。
    凛凛虽尚有一丝气息,但也是伤重到无法靠灵力或是药物就是挽回的程度。
    可为了救下气息奄奄的凛凛,最终凛凛的父亲决定,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将刚刚活捉一名夜壬族人的血,经自己身体的过滤后,注入到凛凛体内。
    相传,夜壬族人灵力非比寻常。
    因他们的血中继承了上祖的部分妖性,而显得格外强盛,却又于常人有所区分。
    一般人若直接碰触,必定会危及性命。
    可为了让凛凛活下去,他不顾其他魔使的组织和反对,强行动用禁术,将那名夜壬族人的血统统导入自己的身体。
    凛凛的父亲将那血液中的毒素,妖气,存留在自己体内。在将已经没有太多妖气的血液输送给凛凛。
    最终靠着这样的方法,凛凛活了下来,却因此成为了让所有人排斥,鄙夷,甚至怨怼的……半妖。
    而凛凛的父亲则因无法承继那些本不属于他,却又滞留在体内无法排出的妖气,就此丧命。
    一夜间,凛凛失去了所有。
    本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的她,成为了半妖。
    原本父亲靠着娴熟的控偶术,赢得了暮川一战的胜利。并靠着武装人偶,可以做更多的事。却因为她,一切都不复存在。
    凛凛背负着毁灭了叶家的骂名,承担着成为半妖后,世人的冷眼和厌恶。
    明明自己的父亲是个英雄一样的存在,如今却……
    这一切都是夜壬造成的,可心里虽然满是恨意,却在见到夜壬的一瞬,竟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眼前全是母亲为了保护自己倒下的画面,和整个家都被血染红的场景。
    哪怕是现在住的家,她都是过了很久,很久,才逐渐能够接受后,才从战后遗孤保护所里搬出来的。
    这不是阴影,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办法抹去惊怖!
    眼前的夜壬,只是扇动着翅膀,把凛凛当作一个玩物般,充满恶趣味的肆意摔打。
    凛凛的身上很快便布满伤痕,可那双眼睛却依旧空洞,没有半分光彩。
    很快,眼前的夜壬族人便好似玩腻了般,随手将已经遍体鳞伤的凛凛,甩到一旁的石块上。
    身体重重的碰撞石堆上,最终落在地上。
    “猎物果然还是要反抗一下才有趣。这可怎么办,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好像都已经看够了呢。”
    那手指划了一下地上残留的,凛凛的血迹。
    细长的舌尖舔舐过指尖,品鉴着半妖无可描述的美妙味道。
    他收回吸附在凛凛身上的丝线,只是飞至空中,停留在一个略高的位置俯视着地面。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拥有这具半妖之躯的,但现在,就让我了结掉你,让你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吧——!!”
    说着,只见他将那如同地表裂痕般的嘴张开,尖锐的五指迅速并拢。似一把锐利的钢刀般,朝着凛凛狂笑着,刺了过去!
    指尖寒光闪动,明晃晃的反射的凛凛早已空洞无神的瞳孔中。
    ……心脏,突然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凛凛的幽黑的瞳孔似在恍惚间有一瞬的聚焦。
    她不能死,一直以来无论多难过,她都这样反复的告诉自己。这条命,是爸爸和妈妈,豁出了自己性命才保住的。
    哪怕是半妖,哪怕直到最后也没有一个人会接纳身为半妖的她。那又怎样呢?她要做的,只是活下去!
    连同那些牺牲的份一起,好好的活着!
    然后,成为厉害的魔使!
    锋利的指尖直奔她心脏而来,凛凛的眼眸却已在这一瞬恢复了些许往日的清澈。
    她不顾身上伤口的疼痛,迅速从腰间拔出那把她这一路都随身携带的匕首,硬是靠蛮力,挡下了那直冲过来的致命攻击!
    那夜壬族人似乎没想到凛凛还有反抗的力量,这小丫头之前不是还很恐惧自己吗,如今怎么?
    虽有几分不解,可凛凛那似还有些颤抖的手,却也是暴露了自己尚未完全平静下的心神。
    嘴角再次裂开,笑着,“有意思!就是这样的猎物才有意思啊!”
    狂笑声再次袭来,手上的力气加大,直抵凛凛的胸口。
    即便还没有完全贴近,却也已经能感受到凛凛那疯狂跳动的心脏。
    没错,即便是现在她终于从惊惧中稍有缓解,能够控制自己生疼的四肢和身体。可要说完全恢复战斗力,做到和平时一样的状态,显然是太强人所难了些。
    凛凛只是硬撑着,可那把匕首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
    只要对方在稍稍用点力,必定会断裂。
    她将掌心的灵力全部汇集到那柄匕首之上,竭力维系着它不要那么快断裂。
    当灵力终于凝聚到一个临界点时,凛凛几乎是使出了自己尚存的全部力量,用-力一顶!
    貌不惊人的小匕首此刻已如一把锐利的钢刀,反压制了那夜壬族人,朝他挥砍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