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48:公报私仇的小人!

Chapter 48:公报私仇的小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凛凛抓着塔洛斯的手,一路疾驰,时不时的看一眼背后,生怕池一追过来。
    “凛凛,我们为什么要跑,那个人他……”
    塔洛斯话还没有说完,凛凛脚下就是一个急刹车,两个人险些没撞在一起。可当即却又一转弯,将塔洛斯拉近旁边的小胡同里。
    凛凛踮起脚,一脸紧张的捂住塔洛斯的嘴,“嘘,你先别吵!”
    她朝胡同外探了探头,确定池一没有气急败坏的追过来,这才放开了塔洛斯道,“你这笨蛋,好端端的和他动什么手。现在工作也丢了!”
    凛凛说着略带着埋怨的话,可身体却很诚实的检查的着塔洛斯有没有受伤。
    毕竟在结界里发生了什么她都看不到,只是在她一门重炮轰过去之后,里面的狼藉足以让她猜到两人的交手有多激烈。
    塔洛斯看出了凛凛口嫌体正,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道了声“没事”。
    停顿了片刻后,还是将有关池一和七面的事悉数告诉了凛凛。
    而根据他的推测,池一之所以一直围绕在他们身边,明显是在寻找下一次动手的机会。只不过他现在还有顾虑,那就是他尚未了解的,有关塔洛斯的力量。
    这个人虽然灵力不是很出众,但对结界的掌控很强,且运作方式与一般的纯保护型魔使完全不同。
    他的结界进可攻,退可守。纵然接触时间并称不上长,但他善于把空人心这一点,倒是在这两天里,充分展现了出来。
    凛凛听后只是沉默,没想到池目一族为了得到她的老宅,竟能做到这个地步。
    只不过,原本池一怕是还打算暂时维系表面和谐的关系。可如今这么一闹,怕是彻底撕破脸了。
    想到这里,凛凛不仅抖了一下。
    只觉得这傍晚的风,竟格外透着一股阴凉的气息。
    然而,女生的直觉总是格外的敏锐。
    隔天一早,当凛凛照常来到协会的时候,池一依旧在前台微笑着和扯着闲天儿。只是在看到凛凛打卡进门的一瞬后,那张原本嬉笑的表情,忽然转变为慵懒的漠然。
    “凛凛!”
    这时,负责后勤的妹子远远便看到了她的身影,小跑着穿过从来往的魔使中穿过。
    来到凛凛面前时,她利落的从手里拿着的一叠文件中,抽出了一张单据,“这个是二楼墙壁的修缮费,你一会儿拿着这个去维护部交钱,不要忘了哦。”
    “交钱?”凛凛有些懵。
    可工作日的清晨向来是忙碌的,她根本无暇去问其他细节,眼前的妹子便又被其他魔使叫了过去处理事情。
    看着手里的收费单,凛凛忽然想起!这不就是昨天自己被池一逼急了,才一拳打过去的……
    路过前台时,凛凛无意瞥到了池一那不善的笑意。却也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心里只是重复着‘忍耐,一定要忍耐。’
    可手里拿着的那张缴费单,却还是因不满的情绪而被攥成了一个团。
    两人照常到换好衣服,可汗正准备去资料库清点文件和录入信息,却见池一不知何时已站到了门口。
    他身体斜靠在门框上,手指微屈,轻叩了几下门。脸上那副闲适的模样不改分毫。且完全看不出,昨天被凛凛狠坑了一把之后的气愤。
    但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他本想借由武装人偶滋事为由头,把塔洛斯这个隐患除掉。毕竟从池一的角度上来看,凛凛这个半妖根本不足为惧。
    没想到却被这主仆俩狠坑了一把,自己的目的没达到,还赔了咖啡店老板一笔数额不小的店铺损坏赔偿金。
    然而这还不是让他最生气的。
    原以池目一族的家世和财力,向来能用钱解决的事,对他来说都不算问题。
    只是在那之后,店里的狗子们不知怎的,竟突然视他为仇人一般。大声吠叫着,把他赶出了咖啡店。简直是让他丢脸到了极点。
    如今再见到塔洛斯,也不知是被狗子们的围攻有些后怕,还是怎的。池一总觉得塔洛斯的身上,似透着如狼狗一般的冷冽的气息。
    “你们俩今天不用去资料库了,我另外有别的事情,你们去跑个腿。”
    “我们应该不在你管辖范围吧。” 虽然她表面还保持着平静,可心里却是十分抵触与池一接触。
    同时心里也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嗯,我已经和你们蓝组长打过招呼了。原本我也不想让你们两个实习生去的,但整个协会,似乎只有你们最闲吧?”池一表面微笑,可话里却是明显带刺。
    是了,偌大个协会想找个跑腿的还不容易,怎么偏偏就找上她了。
    凛凛心里这样想着,却又无可反驳。
    可是,原本塔洛斯也不归属于协会,不过是她不放心这家伙一个人在家,才把他带出来一起的。
    毕竟之前尝试将塔洛斯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时候,他总是把房间弄的一团乱,然后为了不挨骂,每次在凛凛回家之后,都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扑过来,让人发不出脾气。
    想到这些凛凛就觉得头痛,总觉得塔洛斯这家伙是越来越狡猾。
    最终,凛凛还是抵不过池一等级压制,只能应安排出来跑腿。
    出来的时候凛凛还不以为意,只觉得不就是送几趟东西,他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不成。
    可当她开始再城市四处穿行,来往反复了无数次之后她才知道,什么是折腾,什么又叫累死人不偿命!
    这池一分明是在那她当傻瓜一样遛,有些明明可以一次送到的文件,非要分批分次。而且一些地方偏僻的连车都不通,全程都要靠跑的。
    就连魔使平日里用于传送资料的信使,也因地域偏远,不在信使的活动范围内唯由,被禁止使用。
    一连几天下来,凛凛累的什么都顾不上,几乎是回到家便倒头就睡。
    池一对此倒是很乐见,并美其名曰,这是熟悉城市环境和做好人际交流的最好方法。
    不然一个小小实习魔使,什么时候才能走进个大家族的视野,并被人熟知呢。
    “啪——!”凛凛将一份带回的文件重重的拍在池一的桌子上。
    池一只是抬了抬眼皮,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怎么了吗?”
    “这份文件被退回了,司徒家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要过这种东西!”凛凛的额头上还有尚未消散的细汗,眼里满是怒色的瞪着池一。
    “可能是我看错了。”池一连看都没看一眼,仅是一句话就将这事一笔带过。
    “池目一!你公报私仇!”
    这一刻凛凛是真的有些忍不了了,连续数天积压的不满和怒气,几乎要在这一刻全部倾泻-出来。
    “小凛凛你这么说就冤枉我了,公报私仇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担当不起。”说话间,池一起身,朝凛凛伸出手,似想要撩拨了一下那被汗水侵透,而贴在凛凛额上的碎发。
    没想到塔洛斯却突然伸手,一把将凛凛拉到身侧。同时迅速甩过一巴掌,将池一的手打开。
    池一收回被塔洛斯那一巴掌打得生疼的手背,轻轻的抚了抚,随即目光转向凛凛。
    “其实,不过是就是想欺负你一下而已。毕竟这些年,我在你身上花的心思也不少。虽然都是手下人去办的,我也没费什么力气。但,你也总该让我收点利息吧……”
    说罢,他将那份送错的文件拿起。灵力从掌心升起,几道如利刃般轻薄的灵力从手中涌起,顷刻间便将那份文件切割成无数碎片。
    看着眼前这一幕,凛凛只是一手拉着塔洛斯,生怕他因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而另一手,则是悄悄的背到身后,紧紧握住。
    就算明知道对方就是在故意刁难她,甚至都毫不避讳的承认了,她也没办法反驳。而这也是她拼尽全力,都要成为一个大魔使原因。
    不想被欺负的首要条件,大概就是先要让自己先站在高处,坚不可摧!
    池一将那文件的碎片扔进垃圾桶里,在与塔洛斯擦身而过时,忽然低声道,“保护主人固然没错,但你这么冲动,怕是会给凛凛添不少麻烦。”
    不得不说,池一很会激怒他人。看出凛凛已是在极力忍耐,于是话锋一转,转而开始从塔洛斯身上找突破口。
    就在三人对峙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
    池一道了声,“进来”。
    一名魔使走进,见房内还有其他人,便将文件随手放下后,又在池一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后,转身离开。
    池一只是低眸看着桌上的文件,似在思索着什么。可他刚想要伸手拿过,却见凛凛突然出手,飞快的将那份档案袋拿起。
    “你也不用费心安排,或是找理由了。这个,我处理!”说罢,凛凛便拉着塔洛斯,头也不回离开了池一的办公室。
    大门被‘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震的门口摆放的盆栽都抖动起叶子。
    刚刚进来送文件的那名魔使只是看着突然发生的这一幕,竟是被凛凛的气势压的半晌没说出话来。
    还没人敢用这个态度对待过池一,这女孩子脾气倒大。
    “监察官,那东西就这么被她带走真的没问题吗?”回过神来,那名魔使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没事。”
    池一随口应了一句,然后便靠坐在椅子上,一副悠悠然的样子。
    他微侧过头,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个觉得舒服的坐姿后,只是低垂眼眸,透过窗户看着凛凛一路气鼓鼓的带着塔洛斯离开协会的样子。
    “叶凛凛,这可是你自己自告奋勇要去的,与我可无关……”池一自语着,全然一副心情甚好的样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