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54:主仆默契,当如此

Chapter 54:主仆默契,当如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循声望去,只见那几发子弹命中的地方,那片空无一物的空气表面竟出现了无数裂痕。
    痕迹四周是一片暗黑,隐有什么浓稠的液体从中流出。
    像是血,却又不同于血液的赤红。
    只是透着几分诡谲,且让人见了就心生不悦。
    凛凛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既已出现裂痕,那现在就必须要乘胜追击。只有趁现在将它一举击破,他们才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才能找到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塔洛斯,我需要你的结界让我去到那边,做得到吗?”
    “可以。”
    一声简洁的回答过后,塔洛斯的手则终于离开了地面,随着结界发出了几声脆响,仿佛很快就要破裂的样子后,塔洛斯却是身手矫捷的同样一跃而上结界的顶端,与凛凛并肩而站。
    脚下的结界明显有所晃动,撑不了太久。
    回想起之前池一用过的那一手结界术,塔洛斯尽量回忆着。虽然及其不愿意用那家伙使用过的招式,但对自己有利的东西,自然是要学以致用的。
    思及此,塔洛斯将灵力扩散分布,以拔地而起的势头冲破地面上扭曲的空间,以石柱的形态纷纷破势而出!
    “可能不太结实,但是应该能撑到你过去了。”说着,眼前的石柱接二连三,如预先打好的桩一样,一路蜿蜒至目的地的裂缝处。
    凛凛点头,心道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有个能让她踮脚的地方过去,那么接下来的破坏工作,她自是十分有信心胜任。
    只是眼前的石柱并不大,仅能容下一只脚的面积。虽然塔洛斯已经极力紧凑出一条勉强称得上是路面的踩踏区,但真的行走起来可能还是费点力气。
    凛凛一脚踩上去,只觉踩进了一堆豆腐渣里。看似兼顾的表面,实则摇晃不稳。
    慌乱中她忙将另一只脚跨出,迈进了前面一格的柱子上。
    摇晃的身体极力保持着平衡,可当整个身体都被交付在这软塌塌,且极其不稳的桩子上时,她也知现在回头怕是来不及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脚下传来,看来这东西果然维持不了多久。
    凛凛定了定神,现在根本不是让她有时间去犹豫的时候。随即脚下生风般,不顾脚底正疯狂散落,随时都有可能坍塌的桩子,三步并作两步的朝前冲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前几柱子距离塔洛斯比较近,还相对称得上是结实一些。
    然而凛凛越是走远,脚下的柱子便越是加速坍塌。
    直至她快要接近那裂痕的时候,那结界凝聚而出的柱子,几乎就已经到了完全承受不住她身体重量的程度。
    一脚上去若不匆忙踏上下一个,就会马上坍塌,跌入身下那片扭曲了色调的诡异液体中。
    此时塔洛斯的额上已有明显的细汗渗出,这种需要高度精密,和控制性的结界术,他还是第一次用。
    要把自己的灵力分散,固化,甚至既持久又坚固,都绝非易事。
    相较自小就接受家族式灵力教导的池一来说,塔洛斯不过是仅看过一次,如今凭借着记忆摸索,照猫画虎罢了。
    “凛凛,我可能快到极限了。”
    “再一个,一个就可以!”凛凛目测着距离,心里已经大概有了计较。
    本以为凛凛可能还需要一段距离才能抵达,塔洛斯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若是她跌下去,他该怎么办。
    但见凛凛如此自信的样子,他岂能不配合到底呢。
    反正无论成功与否,自己只要护得了凛凛安全即可,别的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吧。
    想到这里,灵力一凝,卯足了劲儿再次涌起一方石柱!
    与此同时,在那柱子拔地而起的那一瞬,凛凛不等那石柱完全竖起,脚下踩着的那一块就已经碎裂开来。
    她凌空跃,并从背后拔出之前召唤的出的那柄薙刀。
    薙刀拔刃而出,随着手腕的灵活转动,舞动在半空中。
    凛凛将刀柄抵在尚未完全塌陷的石柱上,身体被凌空支起。紧接着便是手握刀柄在空中的一个半旋后,稳稳的落在了最后一阶石柱之上!
    这是最后一个踩踏点,也是她最后的赌注和希望。
    随着脚尖触及石柱的那一瞬,只见凛凛骤然蹲下身体,并在着力点完全坍塌之前,所有力量汇集脚底。
    身体轻然弹起的那一瞬,手中的薙刀也猛的挥砍而下!
    刀刃上含着的灵力顷刻间滑坡空气,朝着那已有明显裂痕的空气墙壁劈砍了过去!
    手起刀落间,那墙壁前似有一层看不见的阻隔一样,死死的顶着凛凛的刀刃不让其冲破阻碍。
    结界与刀刃相互阻隔,摩擦的无数火花都从两侧缝隙飞溅而出。
    凛凛皱眉,可拼力量的事情她可是从来没怕过谁的。
    双臂叫力间,只挺碎裂的声音清晰的从自己的薙刀下穿出。
    与她而言,眼前的结界不过是一层屏障,当即又多加了几分力气!
    恍惚间,只听刀刃下一声脆响,原本细小的痕迹开始如结冰的湖边被人猛烈炸开了一般,扩大延伸。最终还是碎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片,散落下来。
    随着结界的炸裂,它核心保护着的东西也失去了外界的庇护,被凛凛一刀击破!
    原本的裂痕,和里面流出的重色液体,随着薙刀的挥下,开始如泉水般涌出。
    凛凛本以为自己得手了,可那液体越来越多,像是被她无意击破了河川的堤坝般,汹涌而出。
    最后更是在裂痕无法抵御内在汹涌的液体后,‘噗’的一下迎面朝凛凛扑来!
    凛凛用薙刀格挡在身前,却还是被那液体顶开,吞没!
    塔洛斯见状,此刻也不顾不上脚下的结界要守,直径冲进了那喷发的水流中,只是凭借感觉和位置,将凛凛护进自己怀里。
    湍流的水将整个房间,乃至整个奇异的空间都尽数淹没。
    凛凛不知道自己在这水中沉浸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在一个怀抱中,被人紧紧的包裹其中,倍觉安心。
    等她在睁开眼时,四周已没有了大片的水流,只是身下还是湿漉漉的,隐有尚未干涸的水渍。
    “这是哪儿?”她长了长嘴,只觉得喉咙干涩,疼痛。明明刚才被困水中那么久,怎么嗓子会如此干燥难受。
    费力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后,她撑着地想要起身。却被一双大手牢牢抓着胳膊,让她难以动弹。
    凛凛警觉的回过头,见到的却是塔洛斯那张清冷俊秀的睡颜值。
    他闭着眼,白皙的皮肤上挂着几滴水渍,让人更觉几分干净。被水打湿的发丝,有几缕贴在脸上,乱蓬蓬的样子。
    两人只是被卷入从那裂缝中涌出的水中,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倒是塔洛斯,一直紧紧的抓着自己,直到两人在昏迷中被冲到这个地方,他也没有松开过手。
    凛凛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只是轻声说了句,“真是个笨蛋。”
    她伸手拍了拍塔洛斯,就算他想这样睡下去,至少也要先松开自己吧。
    终于,塔洛斯被她叫醒。
    异色的眼眸缓缓睁开,发丝上的水因表情上的浮动而震颤的,有那么几滴滚进了他的眼睛里。
    那双眸子因融了水进去,让原本就清澈的眼眸,更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样子。
    凛凛看着这张冷俊的脸,和如小动物般不谙世事,不懂纷扰的眼眸,心底竟默默然的起了几分保护欲。
    不行,不能被这外表蒙蔽。而且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塔洛斯睁眼,见凛凛无恙后,才觉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们本是朝着那灵力的中心点袭去,怎么会突然涌出那么多水?
    满心疑惑之余,塔洛斯起身。这才注意到他们目前身处的环境。
    四周空旷无物,只是偶有那么几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不规则的摆放在各处。像是被人弃之不用的残留。
    墙壁上是用砖堆砌的,偶有那么几个粗壮的水管从墙壁内探出,滴着不知从哪里流出的水。
    “凛凛,我们这是在哪儿?”塔洛斯目光巡视了一圈后,只是毫无头绪的询问道。
    可凛凛对此也是一无所获,与其说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身在何处,不如说打从他们进入这栋医院的那一刻起,她就对这里的一切都如坠云雾一般,寻不到头绪。
    只不过按眼前的景象来看,这里更像是,一个废弃城市地下排水室。
    就是这里相对来,会显得更加干净几分而已。
    见凛凛也是一副茫然的样子,他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塔洛斯本就讨厌湿漉漉的,如今自己衣服湿透,头发滴水,简直是让他没法忍耐。
    索性塔洛斯坐起身来,像一只刚洗完的大型犬一样,突然甩起头发。
    水珠被甩的,飞洒的到处都是。
    而当他终于甩干了头发,自己舒畅之余,却见眼前的凛凛倒是比之前更加狼狈了几分。
    塔洛斯呆萌的脸上藏着几分笑意。
    可下一秒就毫无悬念的挨了凛凛结结实实的一拳,以及那句不知道听了多少次的,“塔洛斯你这个笨蛋!”
    然而,就在这主仆俩胡闹之际,那熟悉的水滴落下声,却又再次响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