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60:醒醒吧,你已经死了

Chapter 60:醒醒吧,你已经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灵印像是如从水面上朝着自己飘来的样子,凛凛当即明白过了什么。
    趁着塔洛斯和那女人说话之际,终于能够自由活动的那只手,忽然聚起灵力,将那灵印引近,手掌骤然一握,便将那灵印握在掌心。
    她朝塔洛斯使了个颜色,塔洛斯也当即领回其意,与那披帛纠缠对峙的手,也终于加大了些力量的反压过去!
    那女人的披帛被弹了回去,她皱眉,整个身体也随之向后退了几步。
    “你也该认清现实了吧,你要找的人,可能早已不在这世界上了!”一直被当作人质一样,被束缚在长袖中的凛凛突然开口。
    可那女人听到着话,却是一脸不愿相信的样子。
    其实这些事情从她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只是她不愿相信,并逃避现实罢了。
    她本不想伤害凛凛,但这些话却是刺痛了她心底最不想面对的伤痛。情绪瞬间失控,猛的收紧了那长袖。
    随着长袖的束紧,之前被她握在掌心的灵印,此刻已是游进了凛凛的身体。只等着合适的时机到来,便能展现真正的用处。
    果然,就在那长袖收紧的那一瞬,灵印以结界的姿态忽然胀起,将凛凛的全身都包裹其中,然后如同气球一样快速膨胀。
    长袖撑不住内部的压力,被生生顶起。
    女人皱眉,加大了对长袖的力量。此时她已经不在乎凛凛的性命了,反正若是没有了白鹦,一切对她而言都不在重要。
    ‘啪——!’
    东西被挤压爆破的声音响彻耳边!
    保护着凛凛不被长袖挤压的结界,因承受不住的持续的强压而轰然炸裂。
    而失去了结界庇护的凛凛,本应在结界破碎后被一并紧缚的猛烈压力下失去生命的,此刻却露出一副得逞了的表情。
    在看不远处的塔洛斯,甚至连一丝紧张的神色都没有,反倒是不经意的勾起了唇角。
    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下一个瞬间,被挤压碎裂的结界碎片,裹挟着长袖从外部压泄的力量,和自身携带的灵力,如同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碎刀片,由内向外的将束缚着凛凛的那方水袖被撕裂的粉碎!
    长袖被斩断,碎裂。淡蓝色的衣服碎片飘散在空中,像是从空中散落的蓝色羽毛般细碎。
    这时,终于脱身而出的凛凛也才从空中笔直坠落。
    终于失去了那长袖的束缚,虽然此刻倍觉轻松,但从各个骨节传来的酸痛感,也是让她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一旁的塔洛斯也早已瞅准了机会,一个闪身冲过去将凛凛抱住。
    “嘶……”
    被塔洛斯拥住的瞬间,凛凛只觉得被碰的过地方,都疼的让她说不出话。
    而与此同时,因骤然失去了一条长袖,那女人便如失去了一柄武器的般,眼中忽然浮现起一浓重的杀意。
    她低眸,看了眼自己已经暴露在外的白皙的手臂。脸上只是莫名的升起一种不悦的神情。
    紧接着,她的附身,朝游乐园之外的地方飞去!
    “塔洛斯,别让她跑了!她若是现在跑出去,我们可就在没有地方能找到她了!”
    凛凛不顾身体的疼痛,从塔洛斯的怀中站了起来。可脚下却还是有些不稳。
    “她跑不掉的。”
    塔洛斯只是扶着凛凛,语气十分平稳。
    原本凛凛还在用一种看傻子的神情看着他,可还不等她再开口,却见塔洛斯好似安抚一样的握住了凛凛的手腕,生怕她一时冲动就追过去,然后再出现些不可控的事情发生。
    “别急。”
    两个字轻缓的从塔洛斯口中吐出,看着他一副坚定的样子,凛凛竟莫名的多了几分相信。
    果然,就在那女人即将脱离整栋医院的地面外围内时,地上忽然出现了一道光束!
    紧接着,在位于医院的另外几处,也分别有光束从地面升起。
    白色的光束在黑夜里格外醒目耀眼,规则错落在地面五处的光束,直冲天际,并迅速连成了一个五星阵术,将那女人封锁在了这样一个局限性的空间内,无法抽身离开。
    这笨是阵术式的封印结界,只不过以塔洛斯的力量是无法启用封印式的,但若仅仅是圈禁的一个牢笼,倒是没什么问题。
    “凛凛,这个人单凭我们两人怕是没办法应对,你快传消息到协会,让他们派增援过来。”
    一番话后,凛凛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了召唤符,简单阐述过他们这边的消息后,便燃起灵力将它送了出去。
    按照传送速度和协会的处理能力,增援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凛凛这样想着,同时侧头看像塔洛斯道,“我们两个人难道还敌不过她吗。”
    原本在凛凛的字典里,可从来都没有认输这两个字。只是看着塔洛斯认真的样子,便也知道现在不是由着自己性子来的时候。
    “嗯,因为她不是人,也不是普通的妖灵异兽。”
    “那她是什么?”凛凛追问道。
    “她是…… 灵体。一个已经不知去世了多久,却被执念困住的灵体。”说到这的时候,塔洛斯不知怎么顿了一下。
    “她若不自己发现这一点,任凭谁都没办法把她彻底驱除,只有等协会的增援到了,将她重新封印。”
    塔洛斯抬头,目光注视着前面还在疯狂袭击着自己结界的女人,眼里似闪过一丝悲凉。
    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塔洛斯望过来的目光,女人回过头,目光与塔洛斯相交汇,“是你!”
    她厉声呵斥,终于不再将发泄口对准周遭的结界阵,而是转向塔洛斯。仅剩一只的水袖也朝着塔洛斯挥击而去!
    “想一想,现在这个世界,还是你所了解的。你的记忆,究竟又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塔洛斯一边闪躲,一边对那女人说道。
    他语气淡漠,听上去却又像是循循诱导一般。
    “这个世界,我的记忆……”
    女人只是重复着他的话,可手上的攻击却也没有因此停止。
    “我才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我只想再见白鹦一面。他说过,等我再醒来就一定会见到。那时战争已经结束,我们就能够在一起……”
    女人的声音,从咄咄逼人的尖锐,到最后连自己都已经无力在说下去,只是越发轻缓、无力。
    “战争?你是说暮川之战吗!”听到这里,一旁的凛凛忍不住插嘴道。
    “暮川…… 不止是暮川,一切战争都没有存在的意义!”那女人的声音又再次拔高,身后的披帛凌空飞起,将塔洛斯从自己的近身逼退。
    原以为她还要发起新一轮的攻击,却见她忽然调转方向,身体突然向下俯冲而去,从来时的天花板处,又回到了医院的楼体中。
    塔洛斯回头,刚想对凛凛说她留在这等待协会的支援,却见凛凛早已率先追了上去!
    塔洛斯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主人真的是一点都不懂,何为知难而退。
    随即,他也一并跟了过去。
    只不过,在他重新回到医院时,他抬头看了眼天边。原本收到支援指令,协会是应该有回传消息的,如今什么事都没发生,恐怕……
    “算了。”
    他转回身,当即不再去想这些事,一头扎进了医院天台,那层如水波般半透明的墙体中。
    可重新回到这间医院,眼前的场景却既不是之前的地下水室,也不是之前他们所见的任何一个空间。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泛着老旧的,昏黄色微光的第三层医院病房。
    看上去是他们最初进来时,检查过的三楼住院部。却又与他们最初进来时候所看到,有些微妙的不同。
    整个住院部很安静,并从窗外投射出傍晚后的夕阳景致。
    之前他们追进来的时候,外面明明已经深夜了,怎么现在这里却……
    这时,周遭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四周来往着医生,护士,和数不尽的病人都在眼前走动。
    绕是一副当年医院还在,且人声鼎沸的时期。
    只不过,虽然面前走动的人们看上去都没什么异样,但这整个空间却都是无声的。如同一幕老旧的默剧,哑然,压抑。
    “塔洛斯,这是?”
    打从凛凛率先一步追进来回到这个医院后,她就已然被眼前的场景惊呆,并疑惑于着莫名的变化中。
    “这大概是那个女人深层记忆吧,或者是…… 她潜意识遗忘的?”
    塔洛斯的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其实就连他自己,现在也都无法确定眼前的这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这种时代感,和错乱的空间感,总让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安。
    忽然,那个女人的身影从人群中闪过。凛凛敏锐的捕获到了她,当即抓着塔洛斯便追了过去。
    在这片昏黄的画面感中,那女人的长发,和淡蓝色的长裙,都显得格外明显夺目。
    可这些漠然走动的人,本应无影无形,如同幻灯片一样的存在。此时却又真实可触摸的,阻挡着他们追过去的脚步。
    长裙像是一缕清澈的溪水,每每从人群中走过,都让周遭的人事物如同落入了异物的溪水,泛起一层层接连不断的水痕涟漪……
    那女人的身影一路来到一处拐角处时,忽然闪身进入了一间病房内。
    凛凛忙跟了过去,可当她小心翼翼的打开病房门时,见到的,却是与这老旧的时空全然不同的一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