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综合类型 > 契约吧,人偶阁下! > Chapter 66:意外的谢礼

Chapter 66:意外的谢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见水榭突然一改刚才的落寞之色,突然朝着凛凛冲了过去!
    塔洛斯几乎是本能的迎了过去将凛凛护住。
    水榭只是笔直的,朝着他们所站的方向冲了过去。她料到塔洛斯一定会去保护凛凛。
    只不过,当她从塔洛斯身侧经过时,嘴唇却是看似不经意的动了一下。
    像是说了什么,却又仿若无声。
    塔洛斯迅速转身,朝着水榭疾驰而去方向望去。可最终见到的,只有蓝色长裙的一角,扬起在空中的画面……
    “水榭——!”
    凛凛突然大喊着,虽然明知道她早已不是存活于这世界的魔使,但看着她纵深从三楼围栏处纵身跃下的那一瞬,她的心还是好像被人猛的捏紧了一样。
    眼前,是水榭的长裙飘然散开。好像终于摆脱了束缚,飞扬在空中的一片云彩。
    她仰面看着凛凛和塔洛斯,忽然露出一抹释怀的笑。
    凛凛快步来到围栏边,似想深受去抓住她。哪怕是最后在触摸一下水榭即将消散的身体也好。
    然而,一切却都是徒然。
    披帛从凛凛的指尖划过,留下一抹丝滑,且温润的感觉后,便随着水榭一起从楼上坠落而下。
    可就在这时,在水榭的身下竟突然出现了一朵巨大的,正盛放到极致的红色山茶花。
    那花朵明艳美丽,花瓣更是重叠繁密,远远望去时,只觉那硕大的花,如一片绯红的云霞,让人为之惊叹。
    可若是凑近,便又有了另一片光景和视觉冲击。
    那片娇嫩的嫣红,仿佛花海一般。像是在迎接水榭的到来,静谧的在盛开在地面,并隐约散发出一缕淡淡的香气。
    水榭凌空跃下,像是终于远离了着喧嚣浮华。
    凛凛说的没错,她是能够操控美好幻术的魔使,又怎能让自己沉浸在悲伤中而不自持。
    毕竟,她早已遇到过着世间最美好的那个人了。
    哪怕最后也没有等到他,哪怕他们相处的时间那么短,却也足够她用全部生命去珍惜。
    因为,自己也是被白鹦倾注了生命在爱着啊。
    然而就在水榭的身体即将轻然落入那朵盛放的山茶花中时,塔洛斯突然冲了过去,单手撑着栏杆一跃而出!
    水榭见到塔洛斯同自己一样从上空坠落而下,只是轻声道了句,“来吧。”
    随着这一声轻语落下,凛凛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这两人间发生了什么,便只见塔洛斯以朝着水榭伸出手去。
    就在水榭落入花-芯中的瞬间,塔洛斯的手骤然一握!一条绯红色的灵力便被他抓在手中。
    那灵力的尽头连接着水榭的身体,并从塔洛斯手掌握住的地方,逐渐凝聚成了一柄刀身细长,且略带又一丝弧线的太刀。
    而当整柄长刀完全从水榭身体中拔出后,她的身体也已完全被地面的繁花包裹着,与之融为了一体后,如同被风吹散的细沙般,消失在了凛凛和塔洛斯眼前。
    见水榭消失,凛凛才匆忙从楼梯上跑下。
    “塔洛斯,你到底做了什么!”
    看着塔洛斯手中的那柄闪动着寒光的太刀,凛凛只是皱眉。甚至觉得塔洛斯的举动分明是趁人之危,竟在最后一刻将水榭的灵体占为己有,化为了他手中拿着的武器。
    那柄太刀一看就是非比寻常的灵器,刀刃上的寒芒无声的宣示着它的锋利成都。且刀面上每次有光影闪动时,都会清晰的浮现出如水波般粼粼的样子。
    刀茎处,两条细长的带子悠然垂下。浅淡的雾霾蓝映衬着刀锋。
    可在这整体清冷的配色基础上,刀柄却是一派暗红之色。
    那红色不同于之前他们所见明艳之色,沉稳中隐有黑色的暗花雕刻其中,仔细看便会发现,那竟是精细雕琢的重瓣山茶花。
    塔洛斯似很满意这把武器,拿在手中仔细的打量着。最后朝着空中凌然一挥,那柄长刀便弥散了空气中。
    这把灵器非比寻常,因为水榭的身体里本就由着来自夜壬和魔使的双种族血液。所以水榭的幻之灵,和白鹦的灵力,在这五年间的沉淀中,都已成为了最为纯粹的物质。
    这样的灵体本身汇成的武器,这世间再难找出第二个。
    “喂,塔洛斯!我在和你说话!”见塔洛斯迟迟没有理会自己,凛凛早已急得跳脚。
    可塔洛斯却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走吧,委托结束了。”
    凛凛一脸困惑,这个塔洛斯似乎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了,连一个最基本的解释都不想给她吗?
    正这这样想着,他们脚下的地面忽然如同水波褪去一样,逐渐朝四周扩散开来。
    凛凛下意识的跳脚躲避了一下,却见原本黑白相间的完整地砖,突然变的残破,且有着明显的烧灼与破坏过的痕迹。
    与此同时,他们身处的整个医院内的空间,也都开始纷纷蜕变。
    只是落着灰尘的古老建筑,变得破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般。有些地方的墙壁甚至都已经脱落。
    凛凛跑出医院大门,而这时从外面整体看去才发现,眼前的医院哪里还是之前他们所见的那般。根本就是满目疮痍,到处是焦黑的落败模样。
    “原来,这整间医院都源自于水榭的幻术。她一直在用灵力强撑着自己记忆中不能舍弃重要之物,然后等待着白鹦的出现。”
    看着眼前的场景,凛凛只是低声自语。
    可就在这时,位于医院旁的花圃里,原本黢黑干涸的土地,却有一株嫩绿的小芽破土而出。
    随着那稚嫩的幼芽窜出,遍布整个医院的土地上,也都纷纷出现了与之形态相似的枝芽。
    那幼芽迅速生长,像是影片中被加快播放纪录片一样,很快便长大,鼓出花苞。
    最终,一朵朵娇艳的,不知名的红色小花纷纷绽放,将整个破败的医院都包裹成了一片红色的花海。
    甚至连同整个医院的整体,都爬满了花藤。
    “这就是,幻术师水榭真正的力量了吧……”凛凛几乎被眼前的场景惊的说不出话,却也在这一刻,真正见识到了上一代魔使的力量,和水榭的期盼。
    两人离开那医院,回去找园长交付委托的路上,凛凛时不时的回头去看背后的那片花海。
    忽然,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塔洛斯,那时水榭从楼上跃下时,她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
    虽然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很快,但凛凛总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
    因为塔洛斯从始至终都没有把水榭认真的当作对手对待过,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在最后一刻,去将对方最重要灵抽出呢。
    “嗯,水榭对我说了声,谢谢。”
    塔洛斯看了看天空,此时早已不是幽暗的深夜。阳光照在那些红色的小花上,只让人觉得尽显温暖……
    两人一路回到园长休息室,还没等走进,就已经看到院长正站在门口,一脸急切的盼着他们回来。
    “你们没事吧!这一整晚我看医院那边都不时的有电光火石闪过,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发生。”
    园长脸上的担忧不掺半分虚假,看上去是真的很担心他们。
    毕竟以前建筑队进去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受到些惊吓,便都跑出来了。如今这么大的阵仗,他自然是要害怕的。
    说话间,园长还不忘打量着半身赤裸的塔洛斯。想不通怎么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出去一夜竟连衣服都不剩的回来了?
    只不过话到嘴边,却是生生咽了回去,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我们没事,医院那边的事情已经顺利解决。至于这委托书,还得劳烦您写一封回执书回去。”说到这里,凛凛忽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声音稍稍压低了几分补充道,“方便的话,还麻烦您在向协会夸我几句,那几句更好啦。”
    园长愣了一下,当即便笑了起来,随口应了句,“好。”
    之后园长又简单的询问了下这次所谓的‘灵异事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凛凛却有意隐瞒了关于水榭的事情,只是对外称,是医院里寄宿着一个妖灵,因舍不得这建筑物被拆除,才对入内的建筑队做了些恶作剧。
    园长过后,只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不过他也并不是很在乎,毕竟于他而言,只要事情顺利解决就可以了。
    然而,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经过冬蔓镇一事后,这次凛凛可是学机灵了不少。
    当下她并没有着急会协会复命,而是托着下巴目光专注的盯着园长写完了那封回执函,并亲眼看着他送出后,才算完全放心。
    可就正当他们准备离开游乐园时,凛凛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园长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道,“园长,如果可以的话,那栋建筑物可以不被拆毁吗?”
    “虽然我的要求可能有些突然,或者让您听上去有点儿不可理喻的强求。但那里现在,已经是一片花海了。如果可以的话,修饰成花园,或者游乐园的其中一处景物可以吗。”
    说着,凛凛朝着医院的所在位置看了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