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邪龙狂兵 > 第931章 请罪

第931章 请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躲着打电话的女人,一见男人立即扑过去。
    “爸,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被欺负死了。”
    男人一把搂住女人的肩膀,哼了一声:“你是我余则成的女儿,谁吃了豹子胆,敢欺负你?”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前走,而中年男人身后的保镖,都跟了上来,气势汹汹。
    围观的群众,看着对方来了许多人,身子都偷偷往后缩,远远地看着。
    这样一来,立即让杨飞和刘婵成了孤零零的小岛。
    女人气咻咻地一指杨飞和刘婵。
    “就是他们打的我!”
    杨飞旁若无人,懒洋洋地站在原地。
    刘婵却有些紧张,上前两步挡在杨飞的面前。
    微胖男人哼了一声,走到距离杨飞不足三米之外的地方。
    他刚想说什么,却一眼就看见了杨飞的脸。
    这一下,男人脸上的神情变得十分精彩,从骄横、霸道变得无比恐惧和崇敬。
    他一下子呆住了。
    女人明显地发现了父亲发呆,娇嗔地推了推他的手臂。
    “爸,就是这个小白脸和这个小丫头打的我,让大黄他们狠狠收拾他。”
    杨飞对这样的货色,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他冷冷地看着男人,脸上犹如罩了一层寒霜。
    男人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啪!
    那男人突然转过身来,重重给了女人一大耳光。
    女人被打得向后倒退,一匹股坐在地下。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男人:“爸,你……”
    这突然的变化,让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围观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男人打了女儿,浑身直打哆嗦,战战兢兢地走到杨飞的面前,深深鞠躬。
    “对不起,虎枭大人,属下不知道是你。”
    “要是知道你老人家在这里,属下万死不敢冒犯虎威。”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杨飞也有些迷惑。
    “你是……”
    男人能叫出“虎枭”的名号,杨飞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家伙一定是南十三省地下世界的人。
    果然,男人恭恭敬敬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虎枭大人,我叫余则成,是东省余则卫的弟弟。”
    “龙岛那一次我也去了,亲眼见过虎枭大人的神威。”
    “余则卫?”
    杨飞这下明白了。
    余则卫是个矮瘦的汉子,然而一身功夫却非同凡响。
    他已经突破了化劲玄品,和三剑差不多。
    而眼前这位余则成,杨飞并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他认识自己,想必来是余则卫手下的得力干将。
    杨飞冷笑一声:“余兄,你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咱们兰亭集团的人,不欺凌弱小可是写在帮规第一条。”
    “你这个女儿欺负一个拾荒的老人,这笔账咱们好好算算?”
    余则成听着杨飞尖锐的冷笑声,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吓得面色惨白,大汗淋漓。
    他向杨飞鞠了一躬,苦涩地说。
    “是,虎枭大人教训得是。”
    “我教女无方,触犯了规矩,一定会给虎枭大人一个交代。”
    余则成说着,向后招了招手,两个保镖把女人推到杨飞的面前。
    女人早惊呆了。
    在东省,她宛如公主似的。
    大伯一手遮天,而父亲名下的集团公司,财雄势大。
    东省范围内,无论什么人,都没有人敢招惹她。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小白脸的面前,一向宠溺自己的父亲,伸手就给了自己一大嘴巴。
    而且父亲的态度,低三下四近乎谄媚。
    这躲在女人背后的小白脸,名叫虎枭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余则成声色俱厉:“还不向虎枭大人赔罪?”
    女人满心不愿意。
    但她从未见过父亲这么紧张、惶恐的样子,当下勉强向杨飞鞠了一躬。
    “对不起。”
    杨飞淡淡地哼了一声,抬手止住了女人的鞠躬,声音冷峭。
    “你对不起的,可不是我。”
    “你好歹也是江湖儿女,用一件赝品裙子,欺负一个老人,有意思吗?”
    女人一张脸顿时涨红。
    杨飞简单地和余则成说了事情的经过,不添油加醋,也不避开女人的任何言行。
    余则成顿时又气又羞。
    他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扇在女儿的脸颊上,接着又是重重一脚。
    女人尖叫着,想要避开余则成。
    两个大汉却按住了她,让她无法动弹。
    余则成眼眸喷火,指着女人厉声大叫。
    “你特么长本事了,会欺负老人了?”
    “我和你大伯的脸,都被你这个畜生丢尽了。”
    余则成说到这里,厌恶地挥了挥手。
    “让小姐去和老人家道歉,态度要诚恳。”
    余则成的态度,让女人彻底害怕了。
    她不敢违逆,走上前去,向老人深深鞠躬。
    “对不起,老人家,我……”
    说到这里,她咬住了嘴唇,有些说不出口。
    余则成暴喝起来:“跪下去!”
    女人吓得一个哆嗦,膝盖一软,果然跪了下去,吓得全身发抖。
    老人家慌得什么的,想过来搀扶女人,却又害怕自己的手上脏。
    她嘴唇剧烈地颤抖着。
    “姑娘……你,你这是做什么?”
    “老婆子当不起啊,快起来。”
    老人的手在衣襟上擦干净了,才扶起了女人。
    女人满心委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远处冲去。
    “小姐,小姐你去哪里?”
    两个大汉拔腿就追,余则成一声暴喝。
    “给我回来,随她去。”
    他说完,转过身来,惨笑了一声。
    “虎枭大人,我教女无方,向你请罪了。”
    说到这里,他右手伸出,猛地一掰左手小指。
    只听喀啦一声响,他的左手小指立即粉碎性骨折,软软地垂了下来。
    余则成闷哼一声,捂住了手指,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子,立即落了下来。
    杨飞微微点头,拉过他的左手,帮他扶正理顺了碎骨头。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余兄,不是我要和你过不去。”
    “咱们学武的人,如果胸中没有正气和善恶之分的话,以后一定会走上邪路,害人害己。”
    他淡淡地说:“我看你这个女儿,骄纵成性,不严加管教,恐怕要为你们惹来大祸。”
    余则成冷汗涔涔而下,他知道杨飞说的话是实情。
    余则成和大哥余则卫崛起东省地下世界,早年干了不少非法的恶事。
    这些年,两兄弟已经渐渐洗白。
    并入兰亭集团之后,余则成的公司更是走上了正轨,完全脱离了灰色生意的范畴。
    可是,这不代表着余则成两兄弟就完全洗白了。
    有关部门只需要抓到一点证据和把柄,完全就可以抓余则成两兄弟入狱。
    (本章完)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